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外星感受

0 views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在你的這個晚上,你們都好嗎?我們都⋯極佳。

問:極佳?你感覺怎樣?

巴夏:完美。

問:完美?

巴夏:是的。

問:了不起。

巴夏:是的,你們所有人都是,你們是完美的,無論你們現在是什麼,即便你在下一刻就改變,你們全部都是完美的。

問:你如何感覺(感受)?

巴夏:用我的手,(許多笑聲),用我的心,用我的靈魂,用我的心智⋯

問:這正是我想要知道的。

巴夏:⋯用我的靈魂⋯通過「振動」來感受。

問:你們星球上的所有人都是同樣的感受方式?

巴夏:是的,基本上是的,儘管他們也會有個別的差異,依據他們需要的體驗方式,作為獨特的不同的個體,同時也作為一個整體來感受。

問:好的,這麼說和我們的感受方式很相似。

巴夏:並不是這樣,除非你指的是基本的感受機制,在基本的機制上是的。

問:對的,我指的就是那個意思,在基本的機制上。

巴夏:是的,是一樣的。

問:好的,因為在我們之前的對話裡,你談到你曾經有幾世是作為灰人。

巴夏:是的。

問:我猜是齊塔灰人(Zeta Grey)?齊塔灰人的感覺是怎樣的?

巴夏:他們有感覺,但不是你們所理解的,他們擁有的最接近你們情感的類比對你們而言是非常陌生的,如我們說過的,他們,集體地,作為一個蜂巢心智,最接近你們的情感的體驗,翻譯成你們的意識,是你們所稱的諷刺,事實上你們沒有(合適的詞彙)翻譯他們情感結構的機制,它不是一種你們所認識的情感結構,儘管它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異類情感。但是你們意識能夠理解的唯一部分是你們會認知為諷刺感的。那是作為一個人類的你能夠得到的最近似的(翻譯)。

問:所以那就是作為一個齊塔灰人的感覺。

巴夏:在你們的最大理解範圍內。

問:好的,因為你說它是一個蜂巢心智⋯

巴夏:是的。

問:我可不可以聯想,你們的文明也是一個蜂巢心智?

巴夏:我們文明是心靈感應相連接的,僅僅在這個意義上(你可以說我們是一個蜂巢心智),但是我們所描述的灰人中的蜂巢心智達到如此極端的程度,以至於他們幾乎感覺不到一丁點兒的個體性。明白嗎?

問:哦。

巴夏:他們,在那個意義上,幾乎是機器人。而我們擁有「絕對的個體性」,我想你們現在已經知道這一點了(觀眾笑聲)。同時,它被彼此交織的心靈感應所平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種族這樣的混種被創造,因為它是灰人的集體化蜂巢狀智力化心智與人類的情緒化、個體化意識的平衡。我們是兩者的平衡。

問:好的,是的,我瞭解那一點,我只是想要核對一下。

巴夏:好的。

問:作為你的假象,坐在這裡的岱羅⋯

巴夏:是的。

問:這就是你,多多少少接入我們社會的方式,對嗎?

巴夏:對的,它是一個錨點(節目熱點),這是個雙關語(俏皮話)。

問:所以,你作為岱羅感受著,你就是這樣接入我們社會?

巴夏:在許多方面是的,儘管我們此刻也能夠繼續越過那點到更大的程度,因為我們能夠看到管道的整個人生,你明白嗎?

問:你說的不是他全部的人生。

巴夏:我說的是他全部的人生,他已經活過的人生,以及他將要度過的人生,從你們的觀點而言。

問:你是說他在這個社會裡的(人生)。

巴夏:對,在你們社會裡的,我們能夠看到他從出生到死亡的完整一生,而他尚不能看到。

問: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說的是他這一生的未來。

巴夏:是的。

問:不是他的下一世⋯

巴夏:不,不是,還不是。

問:好的,現在在我們面前的管道,他沒有孩子,他有生理上的小孩嗎?

巴夏:沒有。

問:好的,而你在你們星球上,你也沒有任何生理上的小孩,對嗎?

巴夏:對的。

巴夏:我們無條件地愛他們。

問:是的,我瞭解,但是還有一點,至少是對我而言。

巴夏:你正在問一個人類的問題⋯

問:沒錯。

巴夏:⋯從人類的角度。

問:是的,我想⋯

巴夏:再一次要認識到我們信任同步性。

問:是的,請讓我說完,好吧,好,你願意與之對頻嗎?你對頻到他的人生⋯

巴夏:嗯。

問:⋯而你不知道,作為一個人類,擁有孩子是什麼感覺。

巴夏:為什麼?

問:我在問你。

巴夏:是的,我知道。

問:你知道?

巴夏:沒錯。

問:怎麼知道?

巴夏:因為我們將自己延伸(擴展)出去。

問:以什麼方式?

巴夏:我們能夠收到你們社會裡其它(有孩子的)人的振動。

問:噢,但是收到振動和真實的體驗(一樣嗎?)⋯就像,我直接地體驗某樣東西。

巴夏:是的,但我們也能看到管道的平行人生,在某些平行人生裡他有生理上的孩子。

問:噢,好吧。

巴夏:有幫助嗎?

問:很大幫助,因為我的理解是,對某件事情的真實體驗與理論上的體會,是有差別的。

巴夏:當然。

問:這就是我所瞭解的。

巴夏:但我們擁有真實的體驗,因為我們能夠多維度地連接到管道所有可能的實相,而不僅僅是線性地。

問:好的,這對我有很大幫助。我現在想問的是,作為一個昴宿星人(Pleiadian),你能夠與他們對頻,然後告訴我作為一個昴宿星人是什麼感覺嗎?

巴夏:或許最好是將其理解為⋯稍等⋯(巴夏在五秒鐘內扣了大約29-30次岱羅的牙齒)⋯你知道,作為一個父親,愛你的子女是什麼感覺嗎?

問:知道。

巴夏:那個頻率,基本上,就是昴宿星人轉世的基本的根本頻率。

問:昴宿星團裡面的所有人的?

巴夏:還有你們所有人,以及許多其它人的。他們是一種家庭的,家庭性的能量,基本上而言,對於所有他們視為他們家庭一部分的放射著無條件的愛。

問:那就是他們對我們的感覺?

巴夏:是的,因為在很多方面,你們真的是他們的兄弟姐妹。

問:作為一個獵戶座灰人(Orion Grey)是什麼樣的感覺?

巴夏:再一次地,在獵戶復合體中的是,我們已經描述過的諷刺感,明白嗎?

問:明白。

巴夏:先感受諷刺的感覺,感受到了嗎?

問:是的。

巴夏:好的,然後再加進去一股腎上腺素(如果你願意的話),感受到了嗎?

問:感受到了。

巴夏:好的。

問:只加一點點?

巴夏:只加一波,一陣。

問:好。

巴夏:然後,將你的身體,從三英尺高的地方,跌到水泥地上,(許多笑聲)現在,我是認真的。

問:我知道你是。

巴夏:好,那種感覺,那種衝擊⋯就是與之近似的感覺。

問:那就是一個獵戶座灰人的感覺?

巴夏:是的。

問:好的,作為一個天狼星的存在是什麼感覺?

巴夏:天狼星?

問:對,天狼星。

巴夏:就像不斷地吹一個泡泡,就像不斷地吹一個泡泡,就像不斷地吹一個泡泡,就像不斷地吹一個泡泡。

問:好的,我想問你的是⋯天狼星的物質體的存在。

巴夏:噢,我們以為你說的是第六密度。

問:是的,我瞭解。

巴夏:你想知道物質體的天狼星的存在?

問:是的。

巴夏:身為其中的一員是什麼感覺?

問:對。

巴夏:好,允許你自己回憶一下,當你浸入到厚厚的泥巴裡面是什麼感覺,瞭解嗎?

問:是的。

巴夏:現在,允許你自己接下來,同時,吸入一種濃濃的水果香氣,好比是橘子,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再加上一種,生長在泥土裡的花朵,一種泥土的氣息⋯感覺到了嗎?

問:是的。

巴夏:就像一位園丁,暫且這麼說,然後將你的手插入到泥土中,那種完成了栽種某樣既美麗又好吃的食物的感覺,明白嗎?

問:明白,生計的感覺。

巴夏:但在那個意義上,尤其指的是農業上的,那種概念,那種感覺,那種與土地共生共棲的感覺。你們星球上生活在你們稱作芬霍恩生態村(Findhorn)的個體們。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那是一個近似的比喻,他們種植作物的方式、以及為什麼那裡種植的作物的響應是如此地美麗。這種感覺近似於物質體的天狼星能量。現在,要記得,我們給你的只是這些文明的一般的根本性的基本頻率。在其中的一些文明中,有許多的個體,他們會以多種多樣的方式多樣化該頻率,我們沒有時間一一詳述。

問:是的,我理解,天狼星人是個體化的存在還是⋯

巴夏:是物質體,是的。

問:好的,他們彼此之間是心靈感應溝通嗎?

巴夏:不完全是你們所理解的那種,但是是的,存在某種自然方式的感知,更多的是一種直接的同感,而不是心靈感應。

問:好的,他們也是像我們一樣的人形嗎?

巴夏:是人形,但不是人類。

問:是的。

巴夏:對於他們來說,具有某種程度的水陸兩棲特徵。

問:好的,多少有點像人魚還是⋯

巴夏:那是一個粗糙的比喻,他們並不真的是人魚。

問:好的,作為一個蜥蜴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巴夏:飢餓。貪婪。貪婪地飢餓。

問:他們靠吃什麼來維繫自己?

巴夏:不是你。(許多笑聲)儘管該意識的一個部分,能夠以那種方式來短時期地維繫自己。他們的貪婪飢餓並不總是與物質食物有關。

問:是的。可是它來自哪裡?

巴夏:什麼來自哪裡?

問:他們持續的飢餓感來自哪裡?

巴夏:持續的飢餓感,反映了,許多人內在的、深深的、黑暗的恐懼,因為他們以很多方式,原始地反映出那一點。

問:好的,他們擁有情緒體(emotional bodies)嗎?

巴夏:是的,他們有。

問:他們和我們有什麼相似之處嗎?

巴夏:是的,在一個原始的方面⋯暴怒。

問:他們來自哪裡?

巴夏:這是一段很長的歷史。有一些基因成分來自(獵戶座)參宿七,也有一些基因是源自你們自己的星球,來自你們所稱的恐龍時代。在其中存在有混合和突變。

問:好的,那麼爬蟲人(Lizzies)呢?他們是從哪裡⋯

巴夏:這是同一個概念。

問:同一個概念,好的,明白了。

巴夏:你是在編一個目錄嗎?

問:你知道我在做什麼,我在使用你來對頻,因為我一直都很好奇想知道⋯我想要用這種方法來瞭解那些不同的外星生命、他們的感覺是怎樣的、以及他們對實相的體驗方式。

巴夏:好,你可以從那個視角學到很多,當然,我們也理解,你們總是想要從你們自己選擇的視角來瞭解他們。

問:是的。還有一個群體被稱作,我想是,金髮碧眼的(the Blonds),肌肉發達的,北歐型的,金髮碧眼的⋯

巴夏:此刻我們不會談論他們。

問:你無法評論他們的感覺?

巴夏:不是現在。

問:你能告訴我他們來自哪裡嗎?

巴夏:不是現在。

問:如果我告訴你,我對他們來源地的想法呢?(你會評論嗎?)

巴夏:也許吧。

問:小犬座南河三(Procyon)。

巴夏:一個變種來自南河三,但不是所有被認作金髮碧眼型的(Blonds)都來自那裡。

問:好的,非常感謝,巴夏。

巴夏:謝謝,為什麼你沒有問到鯨魚座天倉五(Tau Cetians)?

問:我本來準備問創建者(Founders)的,一個創建者是什麼感覺?

巴夏:作為一個創建者(Founder),感覺到的是永恆的感覺,如果你能領會到那點的話⋯感覺到你盡可能地古老、上古、遠古、雖然遠古但總是完全地處於當下⋯永恆就是創建者的感受。天倉五則是非常友好的,並且將會成為你們種族所遇到的最好的朋友之一。


Source http://san23.pixnet.net/blog/post/63453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