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副本現實和副本自我

0 views

問:我有個關於潛在性現實副本的問題。

巴夏:嗯,好的。但等一下,請等一下,在這個潛在性現實裡,我們喜歡說,「日安」

問:日安。

巴夏:好了,繼續

問:好的。

巴夏:可入選的潛在現實。

問:是的,在過去的2個月裡,我一直在思考這問題。

巴夏:沒準兒是吧,也許是。(現場:笑聲)

問:在我看來,假如一個人對這可入選的潛在現實,獲得了一個充滿強烈情感的瞭解領悟,這了悟會事實上準許他們獲得控制局勢的選擇能力,進而他們會超越,相信他們自己創造著——在各種關聯關係中,或者工作中的——他們自己的現實實相,有鑑於此,甚至於他們能夠為他們自己去構建他們自己的世界。

巴夏:是啊。這是能夠運用的方式,並且,倘若你確實掌握了那創造性的想像力和領悟洞察力,觀看到它怎麼會如此這般的,那麼對你來說,它就確實能夠如此這般。

問:好的,我不明白,如果我已經達到了那個情感感受的關鍵點上,可另一方面我又處於一個特定的局面

巴夏:一個特定的局面,好的,來分享一下,說說看。

問:哦,那我說說這局面。

巴夏:好的。

問:兩個人去做同一個工作。

巴夏:嗯。

問:他們兩個人,都確定的相信,他們能夠獲得這同一工作,而且沒有任何隱含的妨礙這個確信的其他事項,也就是說,不存在「他們不打算獲得這工作」的隱含議程。

巴夏:嗯。

問:他們兩個人都相信,他們會獲得這同一個工作。那麼,他們兩個人都會獲得這同一個工作——事實是這樣嗎?

巴夏:不。我要告訴你這是怎麼回事——我就這麼來解釋吧——打一開始在你認為的「相等」關係上就有一個謬誤:在第一句表述裡。重複你說的第一句陳述。兩個人確定的選擇了什麼?

問:同一份工作。

巴夏:這麼表述不恰當。

問:哦,好的。

巴夏:它不會是「相等」的同一工作。在一個人的現實裡它是一個工作,在另一個人的現實裡它是另一個工作。它們也許會相似類似,它們也許看上去是相等的一樣的,但他們是在兩個不同的現實實相裡,因此他們必定是兩份不同的工作。

問:好的,我讀了一些來自於通靈者「拉扎勒斯」的一些資料。

巴夏:嗯。

問:那我們說,這有2個演員,他們沒法在同一個戲劇裡扮演同一個角色。但「拉扎勒斯」他說,一體中的某一個體會扮演它,但他也會看到其他人沒扮演它。而另一方面,其他人都會看到他們自己正在扮演這角色,而他們之外的其他人沒扮演這角色

巴夏:嗯,這也是能夠發生的——我們正在討論的和「拉扎勒斯」所陳述的沒有任何牴觸。這概念是單純的說明,有兩個不同的劇情腳本,兩個不同的體驗效果和感受,正在被描繪和運行的兩個不同的結局和出路。

問:這就對了。

巴夏:但兩個都是可接受的,可允許的,合理的,恰當的。在你的理解認知上,所顯現的那個概念,也即兩個人正在競爭同一個工作,這想法內在它本身,就是虛妄的錯覺,我們希望你首先去認清這一謬誤。

那根本不是同一工作;而是兩個不同的工作。他們兩個人,每一個都在他們自己的現實實相裡,各自構建了屬於他們自己的——那個工作的各自版本。無論他們是否獲得這工作,無論他們是否看到其他人獲得了這份工作,對他們來說,依然都是屬於他們各自獨一無二的現實實相,無拘於其他人,在(其他人)他們各自的實相裡體驗什麼。

問:但在他們兩個人各自的可供選擇的潛在現實實相裡——也許是一個洛克希德公司的某一工作職位,這職位是開放性的,未確定的⋯

巴夏:是的。

問:那這個洛克希德公司的工作職位——-它們有兩個版本,對嗎?

巴夏:是的。

問:兩個潛在的,可供入選的現實實相。

巴夏:是的。

問:因此,個體A獲得了一份工作,成了洛克希德公司的經理。

巴夏:嗯。

問:而個體B,獲得了同樣的工作職位,但在另一個不同的現實實相裡。

巴夏:完全正確。

問:好的,但這同一個⋯⋯

巴夏:你說的這模式是能夠發生的。

問:好的。但在這份工作裡,他們接觸到的和他們一起工作的同事們,都是同樣的臉孔⋯⋯

巴夏:是的。因為這是來自於同一個分鏡頭劇本的連續幻象,出於要逐步完成某個特定想法的細節扮演,那這是必要的,但另一方面,甚至於,這樣的方式也不是必須的。(他們兩個所接觸到的同事們不必有同樣的面孔)你事實上必須得去瞭解在最後部分,在結局和出路上,有多大的開放度。但話又說回來,這模式是能夠發生的,或者說,他們構建的劇情方案,給其中一個人的分鏡頭腳本是另一人出場來獲得他們的工作——他們也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構造它。

問:是的。

巴夏:兩個人都會獲得工作,這是能夠發生的,而且如果他們都獲得了工作,除了他們各自獲得了這份工作外,他們不會看到有任何異常,也許,兩個人都發現另一個人出場卻沒能得到那工作。但是他們不必知道,另一個人可以在他們的現實實相裡獲得了這份工作,而這對其中任何一個人來說,他們看上去似乎,有另一個人登場而沒能獲得那工作。

問:是的,我現在弄明白這問題了——這有兩個互為副本的人;同一個體有大量自己的副本,變體版本。

巴夏:在一定程度上,是的。我理解在你們的語言框架裡存在一些表達上的侷限,但對於整體的含義指向和目的宗旨來說,這麼表達是可以的。

問:這是我的一個版本——潛在的,表演如願以償的一個演員,對吧?

巴夏:是的。

問:好的,我是屬於那個體的某個角色,某一部分?那個體,他的所有副本,擁有他們自身的體驗和想法嗎?

巴夏:是的。

問:我不承擔責任——因為那不是真正的我,是嗎?

巴夏:嗯,這要隨你所在的自我層面來定。它不是非要有同樣的人格構成,不是必須的。但儘管如此,你們是同一「意識」,是的。

問:但它看上去很可能不像我,是吧?

巴夏:這可以的——也不必非要這樣——但它可以的。

問:好的,那麼⋯⋯

巴夏:因為我們正在談論的這個概念,在大體上——我們現在回到一個總體上通用的名詞術語——當你們用你們的語言框架討論時,你們總體上通用的術語是「候選的替補自我」,「可供選擇的替補現實」,而你正涉及的概念,是屬於在其他那些現實實相裡,那些其他的「你」,既然你正提到這概念,那麼某個人你會認出來,他作為你自己,在這裡是與你並行的,籠統上說,是的,那個人看上去很像你,和你很相似。

否則你也不會在人格架構上認出這就是你自己。同樣的,在你自己的現實實相裡,你不必去識別確認和你同時期,同時代的,屬於同一超靈的這些副本,這是同一自我,同一個超靈的各個部分,儘管看上去好像是其他人,但依然是你,以另一種形式罷了。這能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好的,謝謝你。

問:謝謝。

巴夏:一起分享吧!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idp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