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信念系統

0 views

巴夏:好吧,我想說,在你們所創造的時間概念上,對你們所有人說一聲:「晚上好」。

現場:晚上好!

巴夏:哦,謝謝你們。允許我們以這個「信念體系」的概念來開始這個互動。如果你們願意,這也可以作為你們今天晚上互動內容的標題。

現場:它是什麼?

巴夏:信念體系。系統,結構,這個概念產生一個模式,一連串或者一整套想法觀念或者觀察視角的循環運轉,使得你去構造一個連續性的,分鏡頭的串聯銜接以及內在聚合關聯關係。這就是信念系統。現在,我們已經和你們討論過很多次了,你們的信念系統,構造產生著你所體驗經歷的物質現實。信念系統裡的這些信念中,它們每一個,都表現出一個特別的諧振,一個屬於基礎底層能量模式的特別頻率,導致引發物質現實實相,一個特別的振動。

因此,這個振動就進入你的物質現實並顯現出來,同樣的,它會作為你的生理體驗的現實而顯現出來——因為它在一個特定的波長上產生作用,我們會說,它會在生理現實裡具有一個趨勢傾向,興趣指向,向它振動頻率自身的內在秩序模式靠近和聚攏,並事實上和它的原型振動更加類似和一致。(振動頻率內在的花樣模式,比如沙子實驗,不同的振動頻率有不同的內在隱含秩序圖案——譯者注)

以這樣的方式,它會鍵入其他的信念裡,其他振動的內在模式就將圍繞著這個主要的核心信念發生合聚,以便於建立和顯現出一個參照坐標和參照系,隨之在這個參照坐標和參照繫上去理解和認知,並且能夠通過環境自身所具有的細微異相(不同相位)振動,去感知覺察和意識到原型信念。類似相近但不會精確一致,以致於你有一個參照控制點——某些周圍的環境事物,某些背景假象錯覺——與它們反向相對的去審視,你可以審視和領悟到那主要的信念是什麼。

這個以主要信念為核心的集結聚合體,它把與之相類似的信念體,系列的糾集在一起,以便讓這主導的主要信念,更加堅固,更加突出,也使得它——完全自動化的,不被你察覺的,無意識的——被呈現出來,在你的內心裡,你覺的完全自然而然,似乎天然的明正言順的,一點不做作的表現出來——就像你說的,就好像你的「第二天性」一樣——如此迅疾,即刻就會反應,迅捷到你也許都沒發現,完全不瞭解,也根本不覺得自己是這樣的,你一直以來就沒瞭解,就是這主要信念,正是它在構造著外在現實的背景,而它表面上看,似乎很真實,以至於在你的社會生活中,使得你具有一個「想當然」的趨向,對事物做出單純的想當然的認知,自始至終,外部現實就是以信念系統的這個運作方式導致的。你的生活發生在這個外部現實裡;你的現實明確反映出你的信念系統,這些信念把它們自身顯現在這整體外在現實的螢幕上。

但這個整體現實並沒那麼單純,這就是它運作的方式。這主要核心信念的一級主架構,和與之糾結連接的,相似的次級架構的信念構造體系,它是你構造這外在現實的背景資料,因此你能夠建立一個漸變的層次,一個從你內在中,向外擴展延伸的信念群的振動,從而創建了一個外在現實,在這個外在現實上,你可以據此去審視你生活中的那個主要核心信念,在你生命中的——你那個核心的主要聚焦。

現在,這些結構在一段時間之後,已經在你的內心中變得根深蒂固,在程度上,你已經高度的認同於這個信念背景,甚至把它們當做了你自己。於是你會毫無知覺的,從未發現你都相信了什麼。正如我們所說過的,你會完全的把這些信念活動看做是,存在於你外部的某種事物。因此,這信念系統就成了讓你去經歷和體驗這個宇宙現實幻象的主要機制之一,讓你看上去以為,這宇宙現實是屬於不同於你的,你的外部。

基於這一理念的反覆重複,在你們的社會裡,的確是常常提及到,你也許瞭解到了,但因為這信念系統,是你現在完全無意識,自動化的營造外在現實的方式,所以就如同你們所說的,搭建了戲劇舞台,你們已經在你們的社會裡創建了很多很多概念,很多很多觀念,而這是搭建這個戲劇舞台的唯一方式。也只有在這個(信念集合體)背景上,你才能去測量,估量(這內在投影出來的)你外在現實生活中的所有每一事物。

但要認清:一旦你改變了底層的,在主要核心信念(一級架構上)的聚焦——那代表著你存在的樣式和戲劇角色——這整個外在現實的背景就隨之改變了。一切都變了。因為一切所有事物都是相互關聯,連接在一起的;一切事物是同一件事物。那麼在主要核心信念聚焦上的某一改變,就會產生——用你們的話來說——「多米諾骨牌效應」,那麼在整體的,全部外在現實的模式上,在整個外部現實的幕布投影上,都會順著這個主要核心信念的某一改變,在所有方式上呈現出改變。

有時看上去似乎會很微妙。但這些改變是廣泛的,而且是完全遍及的——如果你們願意讓你們自己去意識到這些改變,那你就會覺察到它們的存在。所以很多時候,當你朝著改造你自身的生活,朝著改造你自身的主要核心信念系統的聚焦去努力的時候,常常的,你只是不斷的去測量——在外面那個現實背景上,有什麼改變;這樣一來,你就把你的主要注意力,都聚焦在外面的變化上,但是你這樣做,不會讓你看到外面有什麼改變。

如果你是寧願去認清,下定決心去認清,外在的一切改變都來自於你內在的某些改變時,那麼很多時候,你就不會再用這同一眼光,去審視那外在現實的背景了。你會開始瞭解到,某些事物在某些地方,以你不知道的方式,已經變的不同了。

很多時候就是這麼回事,這也是為什麼你們很多人,在你們的生活中,構造了很多表象上看起來是矛盾悖論的玩意。因為嘴上說,你渴望去改變那主要核心信念的聚焦,但隨後當你環視你周圍的外在現實背景,你依然還是專注在外面,於是也就看到一個(與之前)同樣的,毫無改變的外在現實背景——在某種意義上,你在這毫無改變的外在現實背景上,所看到的正是你的主要核心信念系統的聚焦投射,因為你依然高度專注在——圍繞你周圍的外在的,那個整體現實上,而不是把這整個外在現實去看成——是你專注的某一很次要的部分。你要把內外的主次,給它顛倒過來。當你,用你慣用的老方式去看待外部現實背景的時候,你瞬間就取消了你在你的內在主要信念聚焦上所做的改變。因為這全部都是一體的同一事物。

從外部現實背景裡,反射回來的回聲,攜帶著它的源聲振動和源點聚焦位置。你們很多人,很多時候會看到這個回聲,這個回波。而你們為了讓自己相信自己所做的改變有效,使得你們常常抱著期待,試圖能從外部現實背景裡看到一點點改變有效的證據,你期待從這些回波里,看到你所渴望的改變呈現出來。但是,如果你在這些回波里去謀求有效的證據,那麼你依然,只能看到你之前發出的,你自己的信念聚焦。因為那個有效性的證據必定是來自於源點的主音調,那個主聲波,那個源生的,第一發聲的源點——你必須在看到回波之前,首先發出源聲,然後你才會看到它的回波,也就是你認為的——作為你的外部宇宙現實的那個背景的回波。你們所看到的一切不都是這麼轉譯的嗎?

現場:是的

巴夏:所以,要完全去認清,一個主要的核心信念,會始終以一個物理現實的方式,擴展它自身去構造一個表面上,似乎很真實的信念系統,伴隨著它自身的這個擴展,這主要的核心信念會和其他信念緊密相連包繞在一起,並形成相互支持,以便於那主要的核心信念能夠有一個主導位置,能夠以物理現實的方式持續存在。正如你們說的,沒有一個信念會因它自身的空白而存在。每一個信念都攜帶著和它在一起的一個完整的總體的伴隨和支持環境,如果你需要,每個信念都帶有一整套支持和道具。帶有一整套背景屏幕,一整套戲劇舞台,一整套樂於接受這特定表演的觀眾群體。

現場:啊哈~~!

巴夏:嗯!就是這麼回事,所以,允許你自己,如果你真的渴望去改變在你生活中的主要聚焦,那主要的核心信念,就不要在同一個舞台上扮演它們了。讓你自己去確信,你已經完全不同了,無視外面發生的一切,因為那已經不是你的舞台了,你是完全徹底的換了另一個舞台。那麼一切就已經改變了——全部。你們跟上我了?

現場:是啊,嗯哼!

巴夏:那麼,你就能認識到,這整個外在現實的體系——不僅僅只有那麼一個部分被改變,而是你意識到的作為你的生活的外部現實整體都改變了——那麼在這個時候,就是從一個現實系統轉變到另一個現實系統,而不僅僅是從這一點點,轉變到那一點點。所有事物都會以這樣的方式整體的改變。你們社會中的很多個體,從很多事情當中,只想看到他希望看到的事物出現,他們渴望用某個特定的,特別明確的意義和感知,去審視眾多事物的有效性確認,如果他們想要改變整個信念系統,這個毛病首先要改變。那麼所有的細節就會和新的信念系統的展現完全同步和吻合。你不需要去關心外面發生了什麼變化,不需要去觀察外部有什麼樣的變化,來作為你已經改變的證據,不去預期什麼外在的改變,而是單純專注在新的信念上,相信你已經是了,並按照——你已經是那樣的——那個感受,去看待事物,去思考,去行為。

如同我們已經講過的,因果是同一事件,同一事物;你可以從兩個方向來做功課。你可以有個因,然後這因構造出一個結果;你可以有一個結果,然後它構造出一個原因。你可以改變這整體框架,你可以改變在這個框架內的某一特定部分。在任何情況下,特定部分和整體框架兩者都改變。你可以從結果入手反查信念,做內外翻轉的功課,向未來方向去設想美好,向歷史方向去翻轉你過去的記憶。這都可以。

當你嘗試去做出改變的時候,就彷彿跨越於整個原有領域範圍的改變已經呈現了一樣,允許你自己完全的,實在的去投入這樣的角色。否則,你所做的一切,就正讓你自己高度專注在某一個侷限性的特定效果上,正把自己侷限在某個特定的結果上。在你自我內在中,你做出了改變,就別讓你自己,抱著你渴望去看到的外部現實的改變,拿著這個外部現實改變的預期,去盯著你周圍的外部現實,試圖去看到發生了怎樣的改變,別這樣。

不知道你們大家跟上了嗎?

現場:是的,明白了。

巴夏:大家一起來分享吧。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i7r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