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New Meta Physics》超物理學:第一章 宗教

0 views

第一節

現在,允許我們從你們星球上的,你們稱之為「宗教」的概念開始。我們以這個概唸作為開始,是因為在某種程度上,它是,我要說,在你們星球上的,人類初始狀態中(這期間還確定的認出自己是造物主),認可它自身,變成——是一個物質身體存在的一個衍生分支。宗教的多樣性出現,是伴隨著,遺忘遮蔽自身是造物主,並(將自我)從中『分離』的概念想法,因此導致了你們所有的關於宗教本質的全部概念想法。

大約在,以你們的「年」的時間概念的 25000年之前,按照你們的說法,是叫做「亞特蘭蒂斯」,或者用當時他們自己的語言稱為,「阿塔倫迪」,你們會發現,儘管這種分離的想法早已在此之前出現了,遮蔽自身是造物主並從中將自我『分離』的想法,在當時很認真很鄭重的開始。你們會發現,這是在集體『意識』內在的選擇,在那個時代下決心,確定這樣一種方式,即他們不再需要屬於『一切萬有,無限的一切可能性』的一體化整合的自我,而只是從『一切萬有』一體中分離他們自身的方式,使得每個個體能夠去直接發揮運用他們的力量,這樣他們就能確認他們自身以更多更多的個性化,個體化的方式來作為一個創造者。這源於靈魂進入物質肉體形式的投射。由於這持續的投射,由於靈魂持續的投射進入物質肉體形式,建立了物質肉體形式的概念想法,其內在自身,是一個『分離,分隔』的定義,限定侷限在一個特定的層面上。這樣,靈魂體驗到了更多的物質形式的概念想法或者說物質現實,慢慢的,在一定程度上,就好像你們所說的自然而然的,毫無疑問的,他們變得習慣於這樣的能量模式。

他們開始去感知,去體驗各種概念想法,感覺,情感,思想,信念,這些他們處於非物質非肉體存在之前,未曾碰到感知體會到的。他們開始創造出『限制』下的魅力概念,由於這樣的運作,讓他們自身沉迷陷入其中,鎖定其中,以至於他們能在這樣的模式裡體驗到所有如此等等的一切,除了在非物質非肉體的『無限的一切可能性』狀態下所曾體驗過的所有其他模式之外。就這樣,他們逐漸習慣了,或者按照你們的說法,已經建立起了用物質和肉體方式表達展現他們自身的習慣和習氣,繼之以使用富於情感情緒的,以及『物質狀態』頭腦思維思想,信念,而不是『非物質狀態』『知曉』。

一旦他們形成這個特定層面的習慣習氣,他們建立起的分離,逐漸變得完全而徹底,於是他們在一定程度上,關閉了來自於他們自我擁有的『知曉』,並因此建立起,他們創造出的一個物質肉體輪迴,也就是你們所稱的「再投胎」。他們在某種程度上,變得牢牢嵌入地球的能量場。他們逐漸變成地球意識的一部分,而地球意識也變成了你們的意識的一部分。或者說他們的意識。(亞特蘭蒂斯)

以這樣的方式,他們建立了他們自身當下成為地球的振動,並且基於你們對這一振動的特別的專注,因此你們的時間和空間也就被激勵被運作起來了,被意識到了,他們建立起對這個能量的強烈的專注,使得他們鎖定在即刻選擇的迴響上,分層上,或者包繞在星球上的能量循環上,並且因此,發現他們自己已經不能,再重申一次,歸因於這個限制所產生的魅力,已經不能和那些沒有一體化整合的,即刻選擇的迴響,那些能量循環,脫離了。就這樣,他們創建了他們自身,你們自身,輪迴再投胎的這樣的路徑模式。

物質現實開始突顯,在你們的時間概念上要更早於25000個你們所謂的「年」,但在起源最初始,依然有一些對『知曉』自身連接關係的認知,並因此很多現實,在你們的星球被創建出來,很多對物質和能量的操作,在某些程度上依然表現出,如同你們所稱呼的,地球上的天堂和樂園的概念。在循環複製往復到某種程度時,就開始喪失他們的內在自我的觀察能力,看不見自己的內在自我了,他們認為要把這個能力拿回來,他們必須獲得控制優勢,控制他們所處的外界環境,掌控其他的圍繞著他們的其他生命存在。因為他們已經無法再感知到他們彼此之間是連接在一起的,他們覺的他們不是被關聯連接在一起的。要長保一個團體或者社會關係,他們覺得必須要創造一個統治的理念,來掌控他們所看到的他們周圍的人,掌控他們的周圍環境,因為他們再也不能感知到,存在於他們內在的,與一體的『本質』的連接。

以這樣的方式,你們於是在這些知識上形成了最初原始思想的概念。存在的概念裡,所容納的理念想法逐漸轉移了,不再視自己為『整體存在』中的一個部分,如同你們期望的,事物要對個體們有利益,但這必然只帶來,對其他人的控制和統治掌控下的個體利益,以便於他們能夠體驗和經歷他們自身的「個性個體自我」成長,並且在某種程度上強化和擴張這種自我,使得他們(基於他們的個體自我,感到不安全,感到無力)去感覺到安全,感覺到有力,但這種獲得力量感的方式,依然是一個物質現實的錯覺。

現在,『Religion宗教』的概念以及在一定程度上來說『Goverment政府』的概念,都是從這個分離上建立起來的,從那些不必考慮事物之間的『內在一體』連接關係,但能夠被掩蓋隱藏,分裂隔離和對立評判的那些事物上,各種故事傳說,各種理念想法,就能被建立和延續。並且以這樣的方式,個體們於是發現他們自身創造著一整套模式,交出他們的權力給某些人可以保護他們遠離這些人所聲稱的事物,這些其他個體們沒有辦法去知曉是否是真還是假的事物。你們會發現這個反覆的重演,一次又一次的出現,自始至終,以很多不同的模式,循環往復在你們的25000年裡。

甚至於當來自於其他維度的更高的意識介入出現時,就比如,以你們的表達方式所說的基督意識,分離的整套體系延續得如此徹底,使得這些介入的高等意識不被理解。(來自於其他維度的)高等意識給出的這些信息,通常都總體上來闡述這樣一個概念,即每一個喜歡基督意識的個體就是基督意識。但是分離的循環往復已經在你們的頭腦裡培植了一個如此深重的根深蒂固的習慣,並且構築了堅固的防禦,使得頭腦它自身剛性到如此僵硬程度,這些信息只在改革的風氣流行時才能被聽到,但隨後再次的,又將權力和力量從自身自願轉讓,交給某個人,並變成信徒,僕從和追隨者,而不是對認知和理念的身體力行者,不能成為他們自身自我的領導者。要知道,基督意識永不渴望成為一個領袖,永遠不要求統治權。它只是通過那些個體,比如耶穌來作為一個映像一種思考,以這樣的一個方式,來作為一個概念的映射,也即——每個人都是一個無限的擴展,或者如果你願意,都是『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的兒女,或者說一個神,一個造物主。

因此要認識到,你們稱之為宗教的全部理念(你們謀求去認定你們是如此的渴望領袖,諸如你們缺少神性,諸如「以神性的概念」來評判)都是從『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裡分離的。這些你們稱之為宗教的理念,都全部是,將你們自身所是的力量和權力,放棄和轉贈給其他某些人,而這某些人徹頭徹尾是無力的,恐懼的,他們借助審判或者不擇手段的,在名利和權力上自我擴張,掌控你們,並期望在他們中間保持他們的強力的感覺,我要說,這是內在無意識的無力感,因為這是他們有關他們自身的真實信念,他們是無意義的無價值的卑微的,不足一提的,隔離於神性之外的,然而這是他們的權利,每個人的權利,每個人都有「去認知他或者她真正是誰?」的權利。

於是,你們發現集聚在一起的,眾多宗教的人群將總是自然而然導致困惑的結果,這來源於從『一切萬有』中自我的分離,而自我知曉它自身本是『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當知曉被遺忘屏蔽,於是只剩下個性和人格身份認同了(通過這種機制,生活信條和哲學思想被帶入當前的物質現實),可是哲學思想和生活信條只是被頭腦心智所給出的解釋,僅僅是頭腦的行為,使得你們構造了如此多元化的視角。現在要弄明白,這不是反對這個頭腦思想方面的理念評判,而頭腦思想是被創造的,是被你們的文明體系所揀選的。你們的文明體系的『集體意識』早已選擇了這樣一整套想法,並嘗試去探索,通過將自我從『一切萬有』中分離,來探索負面的各種各樣不同的全部顯現。這是在『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中,一個偉大的創意,並且其內在自身,一個有意義的表達和展現,這不需要任何其他理由,也沒有超越事實真相,即,『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能夠以這樣的方式來審視觀察它自身。

要認識到,『一切萬有』用它所擁有的任何方式去展現和表達它自身不必有什麼終極結果的企圖(沒有結束的那個點),僅僅是因為它能夠以任何方式去展現和表達它所是,它樂意那麼去做。『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早在一個企圖意圖目標存在之前就已經存在,不需要一個目標企圖去以任何方式,路徑,模式結構去延續這個存在,它就能存在,僅僅就因為它就是存在,它能那麼做。

所以要認識到,一體化整合使得你們的宗教機構內部,現在發生著轉換和改變,你們的政府機構,你們的社會機構,也都在發生轉換和轉化,因為你們現在正處於25000年前開始的分離循環的結束末尾,並且你們現在正去理解你們自身是一體的理念,一體的同質現實,一體的能量,一體的意識,你們開始去收回你們的恐懼,收回你們對你們已經創造的生活的那種責任負擔。當你們投射你們自身進入肉體物質性的時候,當你們使你們自身進入你們的星球的再投胎輪迴系統模式時,在那時你們正開始去再次覺醒。你們現在正在覺醒到你們的原始協議,並且你們現在正在開始去認知,你們的全部的分離,你們的全部宗教,都是使你們變成一個追隨者,使原本是神的你們更卑微無力,使得你們,和你們自身作為一體和完美,在任何事物上都不需要救贖的那份早已知曉的全知,不匹配,不相稱。你們現在正在開始認識到你們自身的,你們所是的『真正核心自我』,『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創造了你們去成為的『真正的核心自我』。

現在要認清,屬於「救世主」的全部概念想法,不管是耶穌,佛陀,默罕默德,抑或是其他類似的,你期望去歸為,屬於「曾以肉身顯現在你們的星球上的救世主觀念」的標籤稱謂,在他們的更高意識面貌上他們全部都是一致的。在最初原始的『意識』能量上沒有矛盾,經由你們稱之為「救世主」的所有那些概念想法而被展現,但是要首先立即認清,一個救世主他清楚的知道他們在這裡並非要去拯救任何人。沒有任何拯救的工作要做。你們在你們的文獻裡所找到的任何矛盾和不吻合之處,全都是存在於你們的文明體系內的人身攻擊和身份爭鬥,而他們的理解和演繹,是通過他們自身的生活信條,他們個人的哲學看法來闡述那些,「存在的生命體」的意義的創作。所有你們的文獻以及任何看上去矛盾的差異的描述都是以那個時期人們所展現的生活信條和哲學觀念展現的個性作品,經由當時存在的信息而傳遞。

以這樣的方式,再次的,它已服務於一個目標意圖(自我分離的體驗),使你們現在擁有了一個反襯的背景,來測量你們自身整體上,從『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中分離你們自身,在負面上的表現。因此要認識到,這沒有評判,任何你們自己的或者評判其他宗教,或者你們自身,你們可以允許你們的每一個個生命存有去開始按照,你們想像和認定的救世主所告訴你們去生活的那些理念去生活。不去追隨他們,而是去聽從你們的內在本質,並且去認清你們稱之為宗教的,稱之為政府的這些理念概念想法,(政府,在一定意義上,是某種確定層面上的另一宗教類型,在這一層面上,你們交出了你們的恐懼和你們的力量,交給了一個你們相信比你們自身,更至尊的力量,可以說,在你們的眼裡,這個你們認為比你們更至尊偉大的力量能夠照顧你們,能維護和保護你們,可以從你們的家門口趕走和驅離所有你們害怕的事物,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可以給你無窮的安寧感,舒適感和可靠保證。)這些政府機構社會機構引發了你們缺乏,承擔屬於你們自身恐懼,承擔屬於你們自身責任的自覺自願。隨之他們,如同任何『意識』那樣,一旦創造出恐懼,就會想要去保護和維持他們自身。然而當他們已經引發恐懼,那唯一他們所擁有的支撐和保護他們自身存在和延續的方法體系,就是去製造更多更大的恐懼,以這樣的方式來保持你們從你們自身份離,讓你們保持——你們認為你們自身是低劣的渺小的缺乏安全的思想和信念,讓你們相信你們自身在一個更偉大至尊的力量的眼裡你們是缺乏價值和意義的,讓你們認定你們自身是一群小孩子,讓你們相信,你們根本無法沿著屬於你們自我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你們無法為你們自身承擔責任。

現在要明白,儘管你們可能允許你們自己去創造機構組織的系統,他們也不可能去運行和延續屬於你們的生活。它將是一個服務,通過哪些樂於去服務的存有們提供給你們,沒有你們去為他們服務,沒有你們去膨脹他們的優越感以便於他們能在他們內在有一個強大的感覺作為支撐,他們就不會迫不得已的去認清在他們自身存在的,他們的虛弱無力的信念。

收回本是你們自我的力量。允許你們自身去懂得,你們自己就是你們自己的政府,你們自己就是你們自己的宗教。你們是你們社會裡的這些概念中的每一個。你們是你們自己的神父,你們毫無疑問的正聽著你們對自己的布道並沿著你們自己的方向和道路前進,你們僅僅是在你們的頭腦裡創作了哪些針對你們自己的布道。(聽某個神父布道,其實真實的是你自己在對自己布道,而投射了那個神父的外在聲音和形象)那些布道是你們選擇來「回想起」的,如果你們選擇去接受它,那麼你們就是無價值的不配的,你們就會莫名其妙的不知怎麼的就變的缺乏,缺乏你們自我曾創造了你自己的那個神性,它將變成你們之中每個人的一部分,你們內在之中的那個神父,並一次再一次的提醒你們自己。而要清醒的明白,創造了你的那個神性從不認為你是缺乏和低劣的。它知曉你是誰。它知曉它自身是屬於它自身的意識,也同樣承認它自身是作為全部的你自身意識的彙集,並同樣的承認你們之間的關係的概念和定義。正是這種在「連續的完整的一體的極性」和大眾『集體意識』之間的關聯關係,相互參與拼湊組成了它。正是這個關聯關係它本身,存續和定義了大眾的概念以及那高高在上的唯一的神。關聯關係事實上就是『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它就是你們所是的,你們就是『關聯關係』。

你們的全部宗教,你們關於分離的全部理念,可以融化在這一個概念上,能融入,整合,並且整合融入到一個理解,一個知曉上,也即,即使你們已經選擇以物質現實和再投胎輪迴的方式存續,你們也早已擁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無法計數的你們的以年的概念計算的過去。你們始終能夠以這樣的方式『知曉』你們自身。那是早已永恆的,而最首要的,所有關於你們的救世主的重要啟示,所有關於你們的信使們的啟示是:「認清你自己」,在你對你自己的認知裡,你將知曉「神」。你將知曉『一切可能性一切萬有』。

我們因此也將指出,在你們的宗教文獻和文學著作裡,在各方面,既不折中也沒有包含全面充分被說明的概念想法。並非任何信使所全部講述的完整記錄,在真實的事件和情景過了很多時候,很多年之後,憑藉有限的記憶,用隻言片語拼湊起來的,一個概要式的記錄。請再一次的認清,這就是全部這些記錄無法勾畫歷史的原因,但是要再次使人信服或者試圖說服其他個體們,那麼就需要這種方式——「如果他們想要被救贖,他們就必須相信」。每個主要宗教教義都和勸介改宗有關,收攬和贏得皈依者的支持和熱捧,給某些知道和相信他們自身是無力的人們,帶來了更多的有力量的感覺。

認清這些,作為有界限的,有限制的個性架構的「思想」是代表著你們作為人性全體和整體本質的,你們穿過的全部感知正好就是有限制有界限的,包裹你們稱之為文獻的,即使它可能有創意,即使它可能是優美的,並且完美的代表了你們已經選擇去從中體驗的想法和理念,我要說,都是屬於你們從『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中將你們自身份離,通過你們與宇宙的關係的視角所創造的歷史重大事件和史詩般的故事,而你們稱之為「宗教」。這就是你們的宗教小說和故事,你們看待你們自身與宇宙的關係的視點和角度,但確是以從宇宙一體中將自我從中分離,隔離出來的視角來透視,並形成生活信條以及哲學。

在本章的下一節,我們將勾畫,融合自我知曉,如何將會帶來一個全新的看待自我,個性,和『一切萬有』的關係的視角,以及當你們消融了宗教和政府的障礙和界限在你們的星球上會發生的很多表現。

現在,首先並且重要的是要明白,按照你們的用詞,這些轉變將從不會借助於強迫和暴力,也不會借助於厭惡,仇恨。從不會!這些改變,這些全部將會被改變,將會從『無條件的喜悅喜愛』中發生,從你們正在認清你們自身內在的『無條件的喜悅喜愛』之中顯現這改變,你們正在認清並確認你們來自並屬於『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無拘於宗教和政府的概念,並且真正超越全部那些觀念信念的障礙,超越你們自我人為設置的線條和框框的束縛。這個融合整合也將讓你去懂得,被你們稱之為宗教和政府的兩個概念想法,也依然是「一切在內的全知的哲學」內的兩個更大程度上的形態面貌而已,是你們通過你們的個性架構使用如此之多的路徑和方式,從「一切在內的全知」裡過濾出來的兩個形態面貌而已,將讓你們去認識到根本不是只有一條路徑和方式。假如只有一條路徑一個方式,那麼就將只有一個人。在你們的星球上的每一個個體,全都是『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觀看審視它自己的,各種各樣多樣性的路徑方式。就在當下,你們通過「一體」內存在的全部的不同的多樣性的方面,觀看到了你們自身。

在本章的下一節,我們將會,如同你們所說的,從無條件的無限制的,一體的,基於『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的看法上,試圖去欣賞你們的社會整體以及在其中的全部個體們的視角。你們將會發現,你們將是,為『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服務而存在,並於是也自動的,作為它的一部分而被『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服務。根本無需要分離,不必去感覺你們需要救世主。你們自己就早已是救世主。你們是你們自己的救世主,你們早已在天堂。你們早已在極樂的伊甸園。你們一直都在,只是你們做了一個分離的「夢」。

第二節

這是第二部分,這部分將給予,宗教和政府相關的概念想法,以一個「一體化整合」的視角來看待,你們現在會發覺,當你們通過無條件無限制的喜愛,來收回你們的力量時,當你們開始去審視你們自身作為一個存在,與你們的宗教平等,與你們的政府平等,與你們自身作為『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的概念平等時,你們將開始去認清並確認,在你們的社會裡,你們自己的所謂「神性」能夠依然被彰顯,通過你們的「個性架構」,和你們的物質身體存在的時間一樣長,但在方向上講,會創造出,如同你們所說的,人間天堂。

你們將有能力去理解,在你們的宗教裡,被創造出來的全部「象徵符號」是如何事實上顯現——在你們星球上的「有形的外觀上的物質性」的。你們會明白「象徵性」的使用機制。你們將會同你們自身的「原型能量」保持接觸和聯繫。你們會感覺到它像是地下的水流一樣貫穿流過你們的意識。你們會確認它是你們的潛意識裡的能量,而潛意識掌管著,全部的幻象的結構構成以及象徵符號。出於潛意識的這個能量,被使用來構造,全部的這些像征符號,以此來給予你們,所涉及的——有「關聯關係」的某些事物,即使你們長期沒考慮到這些所涉及的有關聯關係的事物,這些涉及你們「關聯關係」的某些事物(本身)就是你,就『一切萬有所,無限可能性』的創造而言。

出於這個原型的有意識自覺的能量——當你們,已經創造出這個分離的時候,你們就將會一直拉扯著,吸引住這些「象徵性符號」,這將帶給你某些事物,來充實和強化『分離』的想法概念。這是你們將要開始去領悟的首要問題,並且它將通過哲學中的一個分支也即你們稱之為「心理學」的方面展現出來,由於心理學,它早已開始去這麼審視了,於是這也是為什麼心理學的理念已經開始替代了你們稱之為宗教的原因。

因此,你們會認清,『意識』的這些串流流動,你們於當下,現在所創建的,是作為一個『分離』的概念想法而存在的。你們將你們的內在『意識』分離割裂成——外部意識,無意識,潛意識,超感意識,集體意識——以及你們的個性的所有全部多樣性方面。現在,在過去的時代,但仍在25000年的時間循環內,所有這些個性的方面,導致了你們的「宗教象徵符號」的象徵性使用:魔鬼,天使,顯聖,願景等等諸如此類。現在,不要說那些顯現的現象背後,沒有『意識』也沒有真實存在的『能量』,但用你們的全新的「一體化整合」的視角,你們將能夠去理解,這些概念想法有多少是你們自身的更高意識的延伸和擴展,通過這些人造的「個體的個性架構」反射回你們;使用原型的能量去建立一個象徵符號,以使你們可以理解,你們已經為你們自身創造的『分離』之內,你們期望去創造恐懼來強化加固這『分離』,因為你們一直期望去創建從『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中分離,從全知的你們,你們本是的那「一體」之中分離。

你們已經開始去利用這個概念,這個工具,你們稱之為心理學,精神病學,來理解和領會,你們所具有的這些能量串流,在你們內在的運行,並且你們從你們自身展現和伸展這些概念理念,映射給你們和其他意識們,或者說,是你們自身意識的,其他各方面,所具有的『相互合作,相互影響和互動』。

因此現在要明白,作為一個範例,你們將開始審視和領會到所有全部的遊戲,全部的生活出來的遊戲。展現的所謂的救世主也不僅僅是物質和肉體的展現。他們也展現出精神的和超自然的表現並且會對很多不同層面的「存在」產生作用,而不僅僅在物質和肉體層面。

以這樣的方式,你們將開始認識到,在同一個意識的不同多樣性方面之間的關聯關係。就如同我們已經說過的,作為一個範例,基督意識的概念,並不僅僅通過一個,被你們稱之為耶穌的男人的概念來展現,也通過你們稱之為「以利亞」,施洗者約翰,還有所謂的叛徒猶大來展現,構成在一個特定的,部分重疊的塵世裡。施洗者約翰,耶穌和猶大形成三人組,三和音,遊戲者三人組,三重奏,事實上是從同一個『意識』串流流動出來的。並且,以利亞,在城鎮裡宣揚,他之前來過,如同你們所說,預言了所有的東西,為了戲劇遊戲的進一步發展鋪平了道路,以使得大量的人群聚集起來,為接下來的表演能夠聚集人氣,很多方面的,多面的,鏡像的結晶體,來反射和表達所有全部的原型能量的,不同多樣性的,各種各樣的方面,使得當時的人們創造他們自身的,從『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中分離的,他們的角色扮演遊戲。

這些事物,你們會開始去領會:「關聯關係,連接,同時同步性」的底層範式已經閃現,遍及這些分離的循環的所有方面,並始終就在那兒,始終具有那顯而易見的連接關聯,但未曾被(你們)審視到,被看到,是因為洞察力的分離;以及你們創造的,這些(個體們的)「個性人格」之上,被放置的限制和起到限制作用的規則,信念和決定。你們,正如你們曾說了很多次的那樣,你們一直是透過一個「黑玻璃」來審視和看待(世界)。

現在你們正在淨化你們自己,釋放你們自己。在你們的生活中,你們正在變得更有洞察力。那是一個澄清後清晰的審視和觀察。於是,當你們有了心理學和精神病學的理念,你們現在就已讓靈性和超自然的靈魂浮出水面,因為你們正在允許你們自身去知曉,你們與所有你們『自我』的全部方面和面貌,以及『意識』的所有全部方面和面貌——始終持續不斷——永恆的保持著聯繫。這連接和關聯聯繫,無論何時,無論何地,都會存在。這是靈性和靈魂的一面,創造著同一能量的極性,導致了精神病學的概念。

精神的,精神病學的概念:是同樣能量,在一個極性(對立)的觀察視角裡。在你們創建了你們作為物質身體形式存在的時期裡。你們在此期間,將始終具有極性,並且緊跟著這一點,隨後你就會接著明白了:『極性』是作為「物質現實」的定義之一。

理解到你們自我的觀察視角的融合,你們作為存有,作為『一切可能性一切萬有』的『自我』是如此簡便的「一體化整合」,早已取得了很多很多量級上的步驟,遠離了你們稱之為宗教的觀念,因此是早已開始,為這能量如何將被融合到全部其他,你們星球上的學科裡,打下了完整的基礎。而我們會在依次的在每一個章節來闡述它們,你們會看到他們是如何在全部的關鍵點裡,就在這裡,基礎被構建在這個特定的方面。哲學,在某種程度上,現在通過宗教的融合更完美純粹的被表現出來:簡單而樸素的,哲學以及它的『極性』的表達,你們會瞭解並懂得去精確的解釋物質現實。於是,第一個你們正在體驗經歷的極性,作為宗教的分支和衍生的另一方面,如同我們曾經說過的,超自然的靈魂學和精神病學心理學。在幾乎一樣的方式上,你們會發現,原子的微小結構呈現出微粒品種的多元化,形態的多樣化,顯現出一個關於「原子」的星雲狀的概念。

作為你們和你們的社會,學會了使用更多的意識和覺察去解釋自然界現實,越來越精確細緻,在某種意義上,以同樣的方式,你們會發現,關於超自然靈性和精神學方面的這些極性的概念,更像是那些更加清晰精密的,構成原子的,更微粒零件,使得宗教的模糊的概念變得澄清而浮出水面,同樣的如同於,作為一個微粒的行為,是出於一個,單一原子的,「一體」概念的,雲霧狀星雲狀之中的。

現在,雖然你們可能發現,在起初,極性的陣列或者說微粒,看上去似乎,可能比「單純」產生更大量的混亂,如同你們現在能在你們的物理現象裡所看到的那樣,你們也同樣會在你們觀察你們自我的方法論體系裡,以及你們的哲學體系裡發現你們將會接近一個基礎的瞭解認知,有關於「能量的極性」它自身的概念,有關對立它自身的概念,同樣的,你們的物理學家,唯物主義者們正在逼近一個基礎的視角,他們稱之為「統一場」。以這樣的方式,在這個類比裡就有了一個直接的相關性,靈魂學精神學兩個都將成為零部件,被極性化和偏振的零件,起源於一個更加統一的,一致的,一元化的「場」或者說哲學。於是就是這樣一個理念,這個底層的,透視的理念將會導致不僅僅是你們的全部社會學科,哲學學科的方方面面的統一融合,而且也會統一融合,包括哪些你們稱之為科學,經濟學的方方面面。

因此,如同我們曾經說過的,你們會發現在任何學科,一但你們開始,在你們的,觀點觀念的方方面面著手做整合一體化的工作,在你們的視角上,將會從『分離』構造出的,初始觀念裡迅速的改變和遠離,撇掉那些特定學科的很多指定用途。於是,靈魂學和精神學將是宗教首先撇掉的指定用途——審判,被審判——它一直作為應對所謂的外部力量的擺佈而無奈的解釋。你們會發現靈魂學和精神學兩者都是試圖去理解,自我和「自我的」之間的關聯關係,個性人格和『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之間的關係。從收回力量和權力開始起步,從拿回『自覺自願自控』開始,更確切的說,(徹底)知曉,懂得你們早已控制著你們自我生活的每個方面,它是你們作為一個個體的「角色任務」能力,並且是一個集體的共同的集合的知曉,這個你所擁有的「自我控制」能力是某種你能夠作為一個工具來使用,以便你們去營造你們期望,你們樂意願意去成為的——你們的社會,不在因為對外在力量的無知,而任其擺佈,手足無措,審判評判,以及荒謬的某些荒誕的被神化的神,女神諸如此類的表演。

要明白,當我們用「神」這個稱謂時,我們是把它歸為你們的社會所建立的全部的『限制』定義的。在我們的觀念裡,我們僅僅是把它看做『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的概念產物,而『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涵蓋了所有事物並且就是所有事物,並且表明著,『一切萬有』知曉著,它自身是『一切萬有』。

要認識到,先前的定義是從限制性的術語用詞裡而來,產生了這些被稱為上帝,神,女神的稱呼,神來了,很多時候依然會強加給『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多多少少某些限制和侷限,導致它產生矛盾和悖論,諸如:神是無限的全能的無上權力的,無處不在的,然而不知怎麼的,神不是我,神不在我內,在我之外,我跑到了神的外面。(既然神是萬能的無處不在的,那應該也在我內,在我心裡,悖論矛盾就在這裡)。按照你們對「上帝」的解釋和定義,上帝無處不在,無一件事不是上帝的事,如果是這樣的定義,那麼你們就不可能在上帝之外。上帝不在你們的外面,並不和你們對立成二元。你們就是上帝。你們就是神。「上帝」這個字眼,是被你們定義出來的一個概念一個想法,一個理念。(誰創造了誰,你們搞清楚了嗎?)所以,我們更喜歡用『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的稱呼。用這樣的表達方式就沒有那麼多限制和侷限了,但莫名其妙的是,出於分離分裂的概念,你們構造了一個理念,即使你們定義上帝是能夠無處不在無限而又萬能的,然而,上帝依然不包含在你內心裡,無法從你內心控制你,你們不覺得自相矛盾匪夷所思嗎?(你們在你們內心裡選擇相信神,或者選擇不相信神,上帝在你們每個人內心的概念和理解都不一樣,看來在你們內心,擁有比你們定義的「上帝」這個概念,這個想法,有更大的權力和自由。這說明你們自己,才是真正的上帝。)

因此,在融合中,你們也將領會到,你們的定義是同樣限制性的,分離的,割裂的。並且只是反射了你們在此之前認定的「值得」你們去審視,你們「配得上」去審視的,限制性的侷限性的方方面面,你們已經認定自己要去,我要說,「安全的」去審視,這是由於你們始終認定你們的自我是不安全的——從而創造著「恐懼,擔憂」的想法,在你們的個性人格里的確定的方方面面,在你們的信念系統的確定的方方面面,在你們的情緒情感的確定的方方面面,在你們的頭腦心智思想的方方面面,確定無疑的都會認定你們是不安全的,你們始終處於危險之中,因為在你們的所謂的「過去」的概念定義裡,當這些問題被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導致被看成異端邪說。(異端邪說是歸結為對某些認知的一個社會反應,一個反作用力,它可能出現在一個個體在你們的社會還沒有認識到它之前,所代表和展現一些真實的一系列事物的方方面面)你們以某種方式是連接到了一個更加基礎底層的路徑上去獲取了『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的概念想法,它違背了「分離主義」的意願,違背了你們全部宗教長期擁護的宗教學說,宗教教誨,宗教教義和宗教教規。

於是,極性本身,會通過你們的全新的視角輕而易舉的被看到,通過你們的融合的視角,看到極性本身是物質現實的定義之一,就如同時間和空間的定義一樣。以這樣的方式,你們會發現,宗教,當從一個融合為一的視角,被觀察審視的時候,就會喪失它的分離主義的品質,並且會開始呈現出越來越多的方方面面,更加直接的指向你們在你們的社會文明中所建立的,你們稱之為「科學」的概念想法,這也是為什麼宗教能夠直接引領我們進入科學概念的原因,這就是下一章的內容——「科學」。

我們將在下一章,再次去探查,即便是科學,它也同樣是作為,在「分離主義」的大時代裡被構建出來的產物,產生了很多概念想法,依然不允許任何其他學科去統一整合或者融合,而且科學把自身孤立冷漠起來,並且你們的科學現在如何去開始理解,通過科學它自身的統一整合,它將,通過定義和解釋,開始去包容含攝,融合很多,在你們的社會文明裡,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裡,一直不被看做是科學領域的很多其他學科。(你們對「科學」的態度,其實一直以來,就是宗教式的態度)

現在,我們留出一些空間來回答一些代表性的問題(我們將在每一章的末尾回答提問)以便涵蓋每一章節的討論主題,很多的那些概念想法可能會縈繞在意識裡,延續在那些將聽到或者閱讀到這個討論的,那些人們的心裡。這些問題都可能會被問及,如果沒有問題,你們可以在每一章的末尾做些勾畫描述。如果你們願意,做些筆記或者從你們的社會文明和你們個人的綜合角度來做一些評論,在這個工作中和我們共同創造吧,從靈性的方面和「聯合體」保持聯繫吧。

因此,每一章的這一部分都將帶給你們的文明體系一個機會去成為聯合體的一部分,而作為我們將會,一步一步的,一章一章的,手拉手,共同創造和形成這個融合的理念,以便於你們的社會文明體系,我們的文明體系,以及所有『意識』層面,基於我們所做的這個工作,將發現它會成為,如同你們所說的那樣,對每個關聯著的『存有』的一次淨化和融合。並因此,因為我們是經由一個「存在著分離割裂的」文明體系開始的這個工作,當這項工作結束的時候,會成為一個機會去開始審視,我們都是同一文明體系,手拉手的運作著,一起探索著,形成和構建著我們自身彼此之間共同的全新的理念,並且帶給我們自身一個機遇去更多更深入的認知『一切萬有,無限可能性』,我們每個人都在我們的內在探索著,如果你們想要稱之為「新宗教」的話,但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宗教。

就這個主題,我們現在繼續分享並就這個主題提問和互動。

Dr. Chandley:從你們的視角,什麼是普遍的共同的特徵和指向?如果全部宗教有一些方面同我們每個人相聯繫的話?

The Association:對某些程度上說,如同我們已經討論過的,共同特徵的概念,僅僅是你們的探索和冒險,有關於你們樂於去相信自願去相信你們是什麼。自從你們將你們自身從你們本是的『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中「分離」以來,這個偉大的冒險和探險就已經在你們自身外部開始了,因此確定的宗教儀式是去理解和反照,表達你們自身在你們的現實中所能包含的全部,但現在你們正在一體化整合之中,你們將發現這個探險趨向了內在,因此那些宗教儀式化的工具和方法就不再必需了。因此你們中的每個人,認識和確認你們自我是你們自己的真理和道路,你們自己的宗教,可以說,現在會認清,在那樣的模式下的宗教,作為你們曾經所創造的那樣,已不再需要按照那樣去理解:你們與你們——作為『一切萬有』的——你們的『自我』之間的關聯關係了。不知道這有沒有回答了你的問題?

Dr. Chandley:是的,一部分吧。最通用的可保留的宗教儀式會是什麼呢?如果有一個宗教儀式能夠橋接那個我們不再需要宗教儀式的地方,從一個宗教的視角來說,我們是否能通過這個儀式去體驗到,對我們自身內在一體化整合的促進呢?

The Association:如果有這樣的儀式,那就只有『無條件無限制的喜樂喜愛』的,內在情感表達。要去理解,在你們的星球上,作為你們的『分離』理念下的宗教,你們的全部體驗的背後的,隱含的,支持模式或者說原理,就是無條件的「相信」它。這都是基於創造對它所創之物的「喜愛」。因此,你們就是造物主。你們也同時是那些所創之物。你們無時不在注視著,喜愛著你們自己,你們愛你們彼此。生命的興奮和喜悅喜愛,是唯一所謂的你們必須去一體化整合的宗教儀式。

Dr. Chandley:所以當一個人對關於他們看到的,他們運用,或者關聯到其他人的宗教儀式,產生一個疑問的時候,按照你正在說的意思來理解,那宗教儀式是一個無條件的喜樂和喜愛。

The Association:你可以單純的認識到,如果你對已在你的習慣裡培養的宗教儀式產生懷疑,你正處於臆測或者對你是否還要繼續下去產生疑惑,那麼你始終能夠認出,所有的你已經形成的宗教儀式,其意圖是為了表達創造的喜悅和喜愛,你感到造物主的存在並創造了你。因此你能夠很輕鬆的放下所有你習慣的宗教儀式來表達無條件的愛。於是,它就變得輕鬆了,我要說,宗教儀式也空掉了,但是事實上,這是積極的分享,並且你會看到你們所謂的宗教在你們的星球表面上,事實上是他們的自我扮演自我實現。(宗教儀式都是為了感謝造物主創造了自己,養育了自己,給自己帶來了幸福美好的物質生活,精神寄託,然而要認清,這一切都是你自己給你自己帶來的,你要感謝的是你自己,因為你就是你自己的造物主,所有的個體都是同一的,平等的,全部關聯在一起的,每個個體其實都是你,你作為『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以不同的「個性封裝的視角和觀看模式」來看你自己,體驗和經歷你自己)

Dr. Chandley:謝謝你。我有一個關於宗教體驗的問題,和宗教的概念有點不太一樣。你能對宗教體驗的統一性一致性這個概念上做評論嗎?以及那個宗教體驗在文化藝術表達上的差別。

The Association:現在,對於某些層面,我們剛剛說過了。統一性一致性的概念是認知和確認,統一和一致的認知確認的基本概念就是「你們全都是」。你們是全部都在從不同的視角來探索同一個理念。不同的視角的存在,純粹是因為有不同的個體們。這就是一個認知和確認——如果你樂於接受和允許的話,就是以這樣的方式產生的,根本不存在唯一的一條認識你們自身是『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的路徑。如果只有唯一的一條路徑,那就只有一個人了。正是因為存在不只一個的「個體們」,你們才能認識到存在著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無法計數的路徑和道路,並全部指向歸為——-同一認知和知曉。

Dr. Chandley:謝謝你。那麼,從你們的視角,同樣關聯到我們每個人的那些預言,是否也具有普遍的共同的特徵和指向?

The Association:在某種程度上是的,但是,要再次認清,在我們的觀念上,根本沒有預言這回事,沒有對未來『預言』的真實存在。它是一個能量上的感知而已,在那個特定的時刻,對存在的能量的感知,於是預言被寫出來了。對於集體意識的那些共同協議和決定的安排,有關的宗教概念被大量包含在其中,「集體文明體系的概念」,你們會發現,在這個能量流動的直覺感知被精確的記錄下來,但在這個方式上,放置在這些預言上的很多轉譯說明和解釋,將與,確切的,你們將會覺醒並認清,懂得你們自身就是『一切萬有一切可能性』的方法論有關。

在那個時代,你們深深的陷入你們自身從你們本是的『一切萬有』中「分離」的狀態裡,這些一體化整合融合的理念和概念,都被視為是,從一個特定的宗教所提出的教義裡所謂的偏離純真並進入歧途。於是,這個現在正發生在你們星球上的「整合一體化」當初是被視為某種,你們稱之為邪惡的某種事物的。以此你們將很容易去認清,所有的預言,可以說,都是在描述同一件事,也即,你們正在整合一體化之中,你們正處於一個『轉化轉變』的時代,你們正進入一個轉換,進入一個全新的你們『自我』的概念之中。但是所有不同的理念想法都是要帶上評判和審判的,諸如「末日善惡大審判」,懲罰和指責,都屬於『分離,對立』的理念,在這個『分離對立』的理念下,你們必須去爭鬥,去努力拚搏努力彼此爭奪,必須通過「水深火熱」的審判,才能讓你們生活在「祥和寧靜」之中,這就是你們所有在那個特定時代的預言,所具有的,視角的產物。

Dr. Chandley:上述這個理念也同樣適用於「諾查丹馬斯」預言?

The Association:在某些程度上,是的。根本沒有一個未來的,預言的事物,是「僵硬不變」的存在著的。那預言僅僅是一個感知,是那個當下,所生成的,是那個當下,那一時刻對存在的能量的感知,使得預言被做出,描述的是所感知的,在對隨後的變化的可能性的,你們所謂「未來」時間概念下的,可能發生的事物,在那一當下時刻,感知到的,所能給予的最大近似理解,如果那能量沒有改變的話,那就是最具有「可能性」顯現的未來。很多時候,預言是通過已經被認知的,意願上的內在自身,使用當時的陳舊的東西渲染它自身,一旦被認知,就可能導致它自身失效和廢棄。因為現在,能量轉移遷入某一指向是被知曉的,因此如果大眾或者個體,現在對意識到的那個預言,不喜歡選擇——在那個領域的能量,他們的態度就會改變,改變能量的數量含義以及指向,致使預言廢棄而失效。

任何預言或者說感知,都產生於一個特定的「時幀定義」上,會使用已有的認知和理解以及涉及那個「特定時幀」的象徵性符號。如果某個時幀,無法想像出,沒有破壞和毀滅伴隨的「轉換」,那麼他們對這個——作為將要在你們現在的世界發生的「轉換轉變」的感知,(如果)不使用「破壞毀滅」的象徵性符號,就無法做預言了。

現在,你們正在覺醒進入你們自我的自醒自覺——自我授權,你們有能力去認清和確認,確認你們能夠——通過一個破壞的方式路徑創造轉換,然而沒破壞任何東西。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82b8240106dcw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