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信念系統

巴夏:好吧,我想說,在你們所創造的時間概念上,對你們所有人說一聲:「晚上好」。

現場:晚上好!

巴夏:哦,謝謝你們。允許我們以這個「信念體系」的概念來開始這個互動。如果你們願意,這也可以作為你們今天晚上互動內容的標題。

現場:它是什麼?

巴夏:信念體系。系統,結構,這個概念產生一個模式,一連串或者一整套想法觀念或者觀察視角的循環運轉,使得你去構造一個連續性的,分鏡頭的串聯銜接以及內在聚合關聯關係。這就是信念系統。現在,我們已經和你們討論過很多次了,你們的信念系統,構造產生著你所體驗…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使用核武器進行大規模的全球性戰爭不被允許

問:假如大量生產的核武器發生爆炸會對時空結構體產生什麼影響?

巴夏:(時間結構體)會產生一定的扭曲/變形,及某種程度的穿透與溶解,使維度間的屏障瓦解。核能釋放極易產生巨大的能量釋放,而這種巨大的能量釋放有可能穿透不同的維度,並影響其它頻譜範圍的實相。核武器軍備領域的情況,是觀察和監控地球的外星文明會根據情況真正實施直接干預的唯一一個領域,因為這個領域的活動狀況不僅僅影響到你們地球!

當你們使用核武器釋放出巨大的能量時,這會影響到你們之外的其它世界。因此,這已經被多次以非常確定的方式實證…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你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問:「跟隨我的最高興奮」就是讓神性/靈性通過我來表達出來

巴夏:是的!

問:對我來說,就是「表演」

巴夏:好的!把天堂帶臨人間

問:確實如此,但我發現我在這個過程中有點「障礙」

巴夏:因為什麼呢?為什麼你把它稱之為「障礙」呢?

問:因為我被「甩」了

巴夏:這又能怎麼樣呢?

問:當我被神性能量包圍時,祂很快就把我給扔了出來

巴夏:不!它不會把你扔出來的,而是你選擇被扔出來

問:是的!

巴夏:祂不會把你扔出來的

問:我發現:保持接地狀態,很難!

巴夏:是你選擇難以接地…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你如何創造了你的實相

問:巴夏,當你說「我選擇了發生在我的世界中的一切事情」時,你的意思是什麼?我可從沒有刻意地選擇過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巴夏:在一定程度上,你控制著你經歷過的每一個情景。比如,你可能會說,「我不會選擇被車撞,為什麼我要選擇那種事情呢?」當我們說你選擇了你的實相時,我們並不是真地說你專門選擇了一個它將要顯化的特定的方式。我們談論的是,你的信念系統和任何最強烈的情緒,將會把那些最準確地代表了你認為(關於你自己的)最真實的基本觀念、想法或信念的物質體驗類型,吸引到你的實相中。

你可能對你自…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你不需要浴火就可重生

問:我想問你的是關於我的一個生理問題,除此之外,我媽媽也有很嚴重的健康問題,我老公也是⋯所以我想

巴夏:噢!我的乖乖!

問:我想說的是,我們一個個都好崩潰!

巴夏:也許這樣你們就可以以另一種方式把自己重新整合起來

問:是的,我們確實都感覺到某種程度的覺醒

巴夏:沒錯!就像我剛說的,你們可以以另一種方式把自己重新整合起來。你們崩潰的感覺,來源於你們社會的一個古老習慣,認為:要想以自己所希望的方式重新整合自己,那你必須得先摧毀原先的結構。但是,你們不需要這麼做

你可以轉化它,你可以…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什麼是同步性?

巴夏:你知道什麼是「同步性」嗎?

問:嗯⋯我想我知道!

巴夏:嗯⋯我想⋯你的意思是說⋯你不知道(觀眾笑⋯)

問:嗯⋯我對於它的概念性定義不大瞭解

巴夏:好!非常感謝你的誠實!同步性,在你們的文明中,你們稱之為「巧合」,但它不是「意外」,而是那些看似不相關的事件的集合。當這些看似不相關的事件彙集的時候,你會發現,它們背後其實是有關聯的。

同步性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巧合,有其特定的目的,但它們的目的取決於你的渴望、心願和關注點。它們是奇蹟,是魔法,是機遇!

要知道,你的渴望、心願,其本…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人為什麼會做夢

問:你好,Bashar!

巴夏:你好!

問:我也有一個夢境。

巴夏:沒錯,在座每個人都在夢裡。

問:在昨晚的信息傳遞之後,我做了一個夢,一個人說,你還有什麼想問的?然後我幾乎自動就不經過思考就提出了問題:為什麼我們要睡那麼長時間?是因為生理上的需求嗎?我得到的答案是:不全是生理需求。它實際上是一個安全機制,因為如果你同意到這裡在所謂清醒的時候作為「限制大師」(出生為人),那麼你需要一定時間去連接你的「高我」和「全一」。它(睡眠)創造了一種平衡。

巴夏:是的,普遍來說是對的。雖然你…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亞特蘭蒂斯的歷史

問:我對亞特蘭蒂斯非常著迷。我確信我們當中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來自亞特蘭蒂斯。萬聖節是⋯

巴夏:那是亞特蘭蒂斯毀滅前一天的紀念日。

問:那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比如說,那時的我們都做了什麼,那次毀滅中哪些人牽扯其中?誰在幫我們誰又在袖手旁觀?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當時在和其他種族聯繫,而且他們幫助過我們。

巴夏:是的,但是你同時也是在問一個跨越了成千上萬年歷史時期的問題。

問:只是一萬兩千年前,當我們確確實實的⋯你知道就是一萬兩千年前嘛,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亞特蘭蒂斯毀滅的時期),想弄清楚那時我…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不要限制「無限」

問:你好!

巴夏:你好!

問:我的問題是,「存在」來自哪裡?

巴夏:它自身,它並不來自任何地方,你的問題本身並不能對應你所問的概念,「存在」不來自何處,它只是存在著。

問:怎麼會?那不是虛無嗎?

巴夏:是的,但就算是無也是一種存在,無並不等同於我們觀點中的不存在,當你說無的時候,你實際上指的是不存在,是嗎?

問:不,我的意思是似乎在很久以前⋯

巴夏:在「存在」之外,是沒有「很久以前」的,你或許會很迷惑。因為,是這樣的:時間存在於「存在」之中,而「存在」並不受時間支配,時間是一…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一切都是能量的顯化(關於恐懼症)

問:突然間好安靜啊!

巴夏:Naniya,好一點了嗎?

問:是的!好多了!

巴夏:好!

問:有幾個問題,是來自我們在線直播的觀眾 Ustream.com

巴夏:好!

問:好,第一個問題是:允許和恐懼,如何才能共同協作?

巴夏:我再說一遍,你們要「允許」「恐懼」當一名信差,讓它告訴你它想告訴你的信息,允許它告訴你,你有個負面信念,就像我之前說的,你不能對「恐懼」有所恐懼,你要認清恐懼,允許它做它的工作(註:允許它的存在、允許它之所是)

一旦它傳遞完它需要傳遞的信息,就是要把你…

繼續閱讀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