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他們不必生活得那麼苦

巴夏:你好啊!

問:你好。感謝你和你的文明不斷地幫助我們,為我們的星球增輝。

巴夏:你們對我們也是如此啊。

問:關於XX的苦力勞工:我們已被告知,有很多商品是由XX生產的,它們是在對工人奴役的情況下製造出來的。

巴夏:在某種意義上,是的,這種情況在你們星球的多個地方發生著。從你們認為低於同等的個人尊嚴上來看,是的,儘管程度上可能有變化。

問:在你們看來,購買那些商品是在實際上支持這種奴役嗎?或者它⋯

巴夏:在許多情況下,的確如此,但對於某些情況則不一定。你必須以你對這個概念的理…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人類為什麼殘忍的對待動物以及動物的反應

問:幾天前我和一個記者一起吃飯,我們談到⋯⋯,我們都是熱情的「tier」愛好者,我們談到了⋯⋯

巴夏:「tier?」(什麼意思?)

問:動物愛好者,抱歉。我說的是德語,不好意思。我們都是動物愛好者,他告訴我,他目睹了很多人類對待動物的殘忍行為⋯

巴夏:嗯。

問:⋯因為他的身份是新聞記者。

巴夏:嗯。

問:我們談到了動物的悲慘遭遇。他不明白我們人類為什麼如此殘忍的對待動物,世界各地都是這樣,從中國到俄羅斯。

巴夏:哦,這個問題很好回答。

問:並且⋯

巴夏:你想在你繼續說下去…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人類和灰人在許多方面相互服務對方

我們已經被允許,偶爾和你們簡單地討論一下發生在你們星球上的、你們稱之為「綁架」事件的有關概念,我們把你們所稱的「綁架」叫作「臨時扣押」。

我們提醒過你們,你們人類和外星種族澤塔網罟座(以下簡稱灰人)之間的那些互動(指綁架或臨時扣押),是依據絕對的協議完成的。即使在你們這一方,許多那些協議可能是在無意識下完成的。只是通過釋放你們的恐懼,它們才被勉強地帶到表面上來(譯者註:應該是指生理意識)。

不過,你們人類和灰人在許多方面相互服務對方。我們已經簡單地討論過這些知識。正如你們許多人現在開始…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亞特蘭蒂斯的平行版本

問:前段時間我問了你一個問題。我說,「在多大程度上當我跟你說話的時候我是在和自己說話?」

巴夏:百分之一百。

問:你說百分之百,是的。你們會有評判嗎?不,你們不會有任何評判。

巴夏:讓我看看⋯⋯我們可以,如果我們想的話。

問:你認為你所做陳述的精確性有⋯

巴夏:我們不處理精確性;我們處理有效性。

問:有效性。

巴夏:不一樣的。

問:好的,理解。你覺得你的陳述的有效性比我的更有效嗎?

巴夏:對我,還是對你?

問:舉個例子,如果我要做一個關於亞特蘭蒂斯的陳述,你也做一個對亞…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亞特蘭蒂斯和利莫里亞的遺蹟

問:亞特蘭蒂斯在我們的密度中嗎?

巴夏:是的。

問:那麼,可以在海底發現這個文明的遺蹟嗎?

巴夏:只有很少的遺蹟。

問:為什麼只有很少的遺蹟?

巴夏:那個文明遭到的破壞十分徹底,並且經過了這麼長時間,還有腐蝕。有幾個遺蹟已經被發現了。

問:在哪裡?

巴夏:在你所說的巴哈馬群島。

問:啊哈。利莫里亞呢,和亞特蘭蒂斯是一樣的嗎?

巴夏:利莫里亞的遺蹟可能更少,雖然你們所說的夏威夷和復活節島上的古蹟,在一定程度上,是利莫里亞尚存的遺蹟。

問:什麼,復活節島上那些大頭像?

巴…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亞歷山大和拿破崙在金字塔內部有過次元轉換的體驗

問:據說,亞歷山大大帝和拿破崙在大金字塔國王的墓室內部有過轉換的體驗。

巴夏:是的。

問:拿破崙從沒有談論過它,而且他也不會寫出來。你能對發生的事件評論一下嗎?

巴夏:他以精神的形式遇到了他的父親。

問:他已故的父親?

巴夏:是的,以及它的家族中過往的父輩們,還有與轉世的古代文明的聯繫。

問:拿破崙和亞歷山大大帝之間的有沒有關係?

巴夏:僅在超靈這個意義上有關係。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世界協會

問:巴夏,我想更清楚地瞭解世界協會究竟是什麼,它如何運作。它對我們的重要性何在?

巴夏:世界協會是由許多不同層面的文明和空間所組合而成的,所有成員都同意,以慈善和積極的方式,在互相增強的層面上運作。這些文明都已體認到,為所有成員服務,便自動地使所有人為你服務的道理。我們的世界協會便以這種方式,被你們所認識。

依我們的理解,你們現在正開始與我們的世界協會,進行融合、平衡和協調,並加入這個心、靈和智力的聚合之中。要注意的是,它並非你們所熟知的一種政府體制:它是極度非體制化的。它本身內在的自…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不要否定融入了更多的你的你自己

問:我有大約900萬個問題。在夏威夷⋯

巴夏:嗯。

問:自從我從夏威夷回來,我就成了一個完全沒有希望的廢人⋯

巴夏:廢人?

問:哦(⋯聽不清)反正⋯

巴夏:你熬夜了嗎?

問:是的。

巴夏:繼續。大聲地說。

問:好的。嗯⋯我來的時候,我真的愛上了我的生活,直到我去了夏威夷。然後我回來了,我意識到,我正在經歷某種美妙的精神上的寧靜。自從我回來後,我認識到,在情緒上我真的生氣了,這是不可容忍的。所有一切。我的意思是它只是⋯

巴夏:你為什麼要否定(你自己)?這裡不是讓生氣不再是負…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不必回憶過去,向前看

問:(一個小孩子)我的一個牙齒鬆動了,就要掉出來了。休息的時候,我在吃餅乾。我咬了最後一口之後,我的那顆牙齒幾乎掉出來了,但是它並沒有掉出來,而是在我的嘴裡,但是我卻不知道它在哪裡。真奇怪!

巴夏:嗯。

問:你能告訴我它在哪裡嗎?

巴夏:其實,你並不需要那顆牙齒了。你要知道,這裡的要點是,你正在給予你自己一個換牙的機會,它會在原地長出來的。並且,隨著新牙齒的成長,你要知道,你會自然而然地改變你整個自己。

所以,你不必去尋找你的過去的點點滴滴,因為是現在創造了過去,(而不是過去創造了…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不同的人能否做相同的夢?

問:你是否發現,人們能夠做同樣一個夢?

巴夏:有時候,當人們彼此認同,並(同樣的)通過他們的振動彼此吸引的時候,他們能夠擁有類似的體驗,能夠在許多不同層面的體驗中互動。有時候,當他們(在物質的夢中)醒來時,他們會記住這些體驗,並把它回憶為擁有(這種所謂的)同一個夢(這樣的形式)。

問:我明白了,謝謝你。

繼續閱讀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