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動物的行為反映你的信念;什麼是「透明意識」?

問:我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的鳥兒——你曾經在我家注意到過的。(譯註:提問者曾經請Darryl到家裡來通靈,也就是私人聚會(Private Session)) 當我在我的蹦床上跳躍的時候,我看著那些鳥兒,想:我是否應該放了它們;如果放了它們,它們能否存活下來,因為它們不是本地的鳥。突然,其中一隻鳥飛出籠子。我立刻跑去關門。當我回來的時候,那隻鳥已經不見了,它並不在房屋裡。可是我並沒有看到它可以離開的出口啊?

巴夏:很顯然有。

問:它去哪兒了?

巴夏:它去了它想去的地方,因為你暗示它可以…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全身心的踐行你認可的新信念,新信念將會替換舊信念

你不必試圖尋找簡單的方法(來改變信念),那不是找到它的簡單方法。找到簡單的方法的簡單方法是,僅僅做那些代表了你想像的簡單的方法的事情,而不管你過去相信什麼。

另外,以你們的說法,阻止你改變信念的一個原因,可能只是這樣的信念:在你能夠接納新信念之前,你必須找出所有的舊信念。

如果你只是按照你偏愛的且你相信為真的新信念行事,這個新信念將會自動地替換舊信念,無論舊信念是什麼,無論它以什麼原因存在於那裡。這也是簡單的方法。

你不必找出所有為什麼你有那些舊信念的原因,(如果你那樣做,)你會發現…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全息十字架

問:幾年前我讀了芭芭拉馬西尼亞克的《黎明的帶來者》(Bringers of the Dawn by Barbara Marciniak)

巴夏:嗯嗯。

問:⋯⋯書裡有個地方說到耶穌的被釘十字架是個全息圖像。

巴夏:嗯嗯。

問:這徹底把我搞暈了,我搞不懂,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巴夏:你所讀到的全息圖只不過意味著,它是一個可以以多種不同方式來看待的多維事件,取決於你從哪個方向來感知。它的發生是多維度的,同時的,以多種方式在表達,而不是在所有地方只有一種看待方式。全息僅僅意味著,一點代表…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內爆的物質去哪兒了?

問:好吧。最後一個問題:當某種東西內爆⋯如果創造一個像熔爐一樣的腔室,在它裡面內爆某些東西⋯

巴夏:嗯。

問:⋯那些東西去哪兒了?難道它們只是⋯

巴夏:這將取決於內爆的程度。如果它超過了一定的閾值,那些東西或它們的某些方面將會爆入其他維度。

問:那會污染那些維度嗎?

巴夏:這要看實際情況。

問: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如果那些物質移入另一個空間⋯⋯

巴夏:它與具體的維度有關。在某些維度,它們會被看成是污染物。而其他維度會用基質中的框架,把進入的東西轉換成對那個維度有用的東西。…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做決定與同步性

問:我一直很好奇你們社會是怎麼運作的(譯註:也可以理解為「運作的怎麼樣」)。

巴夏:噢,它運作得很好,非常感謝。

問:那個我知道。呃⋯⋯舉個例子⋯⋯你們星球上或你們維度的存在,他們如何做決定?比如何時⋯⋯當要做的決定相互牴觸的時候⋯⋯相互衝突的時候。

巴夏:它們無法相互牴觸,我們社會此時沒有這類情形。我們100%地依賴同步性,100%地信任所發生的是應當發生的,並且盡最大可能的使用它。我們只對最令我們振奮的事情採取行動,從不做其他的事情,絕不做,一刻也不會。如此,我們的總和的、心靈感…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做最令你興奮的事,你的生活將輕鬆自在,你將不再痛苦

問:如果我們對我們自己的實相負責,而我們的實相存在著某種痛苦,那麼,我們的實相會以死亡終結嗎?你們的社會和我們一樣會經歷死亡嗎?

巴夏:不一樣。正如你說的,我們的確經歷了從肉體構成向非肉體構成的轉變,但是,這種轉變是在我們睜著雙眼,意識清醒的情況下進行的。我們只是以一種更加擴展的方式,從物質肉體的形態轉變成能量,並繼續演變。

你要知道,痛苦的產生,絕不意味著它必然以你們所稱的肉體死亡為終結。它總是可以被轉化,特別是你們正處於轉變的時代,你們開始知道這樣的事實:你們不必繼續痛苦。在我們的…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偉大的實驗:和平祈禱

問:你知道偉大的實驗嗎?

巴夏:有很多偉大的實驗,你指的是什麼?

問:偉大的實驗將要發生。

巴夏:嗯。

問:讓我告訴你一點關於它的內容,因為它相當令人興奮。詹姆斯‧特懷曼,「光之使者」的作者,他居然⋯.

巴夏:他居然什麼?

問:他居然唱⋯⋯我在這裡尋找指向它的東西,我已經握在手中。他說⋯⋯他被伊拉克政府邀請到巴格達履行他的和平使命。他說,情況似乎⋯⋯那場戰爭似乎不可避免,你知道的,不久他回來了,外交努力似乎已經失敗。「我被伊拉克政府利用,」他說,「但我們有同樣的目標,來避免這個…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信念和行動是一回事

巴夏:是的。有兩種方式實現尼加拉瓜的和平。(背景)

(略)

問:僅僅利用信念能夠實現和平嗎?

巴夏:這裡要說的是,對於你真正絕對堅信的東西,你會付諸於行動的。信念和行動是不會分開的。不存在只有信念而沒有行動的情形。因為如果你說你有一個信念,而你並沒有以某種方式、或某種形式採取相應的行動,那麼,它並不真的是一個信念。

它可能是一種認可,但它真的不是一個信念 – 它並不具有信念這個單詞的完整意義上的含義。因為你會對你真正相信的東西採取行動。在這個意義上,行動和信念是綁定在一起的。它們是…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信任和愛是同一回事,信任是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麼的意願

問:信任問題似乎是一個很大問題,我們已經談了⋯

巴夏:它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問:嗯,它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或者什麼的。我們今晚談了它很多。

巴夏:是的。

問:我想知道,你能告訴我們你對信任的確切感覺是什麼嗎?

巴夏:謝謝。它是愛一切。

問:我⋯

巴夏:好吧。

問:我知道。

巴夏:就這麼簡單,就是這麼簡單。愛和信任,它們是同一回事。以刻板的說法,在某種意義上,信任是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麼的意願。

問:那應該是一種對知道的認可⋯一種認可?

巴夏:是的。

問:⋯每時每刻⋯

巴…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保持探究之心,整合你自己

問:我們只管有良好的感覺就行了嗎?那是我們唯一的責任嗎?

巴夏: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你對你的實相中的其他每一個人負責,但你不必為他們負責。(譯註:指你只需做真實、自然的自己,成為他們的榜樣) 而你對你自己負責,在這個意義上,(是指你)只需知道你處於掌控之中,並且正在創造你渴望的任何實相。所以,在你們這個轉變時代,所謂融合,(在一定意義上)就是認識到你們真正的認知是讓狂喜,這個你們與生俱來的權利,在你們的生活中反映出來。

問:無論何種方式都可以嗎?

巴夏:保持誠信、保持完整性。換句話說,…

繼續閱讀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