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影音訊息彙集

巴夏:懷疑論

問:你好。

巴夏:你好。

問:你怎麼樣?

巴夏:完美!你呢?

問:還好。

巴夏:你也是完美的,不管你知道與否。

問:好吧,我試試。

巴夏:你是完美的,以你自己的方式,你無須嘗試。

問:嗯,我的問題是,讓我先和你談談我自己。

巴夏:好的。

問:我會儘量簡短。我剛剛進入,呃,對新時代意識的學習。我不禁有點懷疑。

巴夏:沒有關係。我們並不在意。因為要明白的是,在你們社會裡這是你們習慣性的思考方式,認為任何時候,任何人分享什麼東西時,是因為他們想要證明什麼。而我們絕對不需要證…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憤怒、恐懼、悲傷、怨恨、孤獨、評判?笨是不變的嗎?

問:我可以問你一些關於人類的某些情緒的問題嗎?當人們似乎偏離了誠信(或完整性)的時候,這些情緒就會出現。

巴夏:好的。

問:我只是給出簡單的提問。什麼是憤怒?

巴夏:憤怒是與你知道(對你來說)是真實的東西對齊。如果持續時間超過10到15秒,就不再是憤怒,而是評判。

問:好吧,什麼是恐懼?

巴夏:恐懼是認識到你可能在一個代表並不與你發現(對你來說)是真實的東西對齊的頻率上運作。恐懼以一定的方式增加能量,來快速把你帶到現在。恐懼所具有的負面影響,只是對恐懼的評判,而這對你並無幫助。 …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感覺自己的身體是一隻龐大的貓

問:在這一生,我始終知道我沒有很好地控制我今晚來到這兒的這個身體。

巴夏:哦,你知道這回事,是嗎?

問:我所擁有的控制,在其最好的狀態,是⋯

巴夏:是完美無瑕的。

問:是的,但它(譯註:指我的身體)也是一隻的龐大的貓 – 直立著,有兩隻腳爪,腿很短,還有一個了不起的尾巴 - 它來自勇士貓族,比⋯更通人情。我仍然能感覺到我的尾巴。我清楚地記得我被捕並被砍掉尾巴的情景。因為我輸掉了戰爭,砍掉尾巴是為了羞辱我。但是今晚,我坐在這裡,仍然能夠感覺到纏繞那個尾巴在我的脖子上的肌肉。

巴夏:…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感知悖論:沒人看一顆樹,它的落葉會發出聲響嗎?

問:如果在一個遠離人煙的地方有一棵樹,樹周圍沒有人看它。從樹上落下一片葉子,它會發出聲響嗎?

巴夏:也許吧。現在請注意這一點,當你說沒有人在樹的周圍看它,這並不意味著你的心靈感應能力、集體無意識沒有意識到樹在那兒,並且沒有意識到這樣的事實:你們已經創建了一個宇宙,在這個宇宙中,那顆樹的落地的葉子一定會發出聲響。

當然,這也並不意味著它一定發出聲響。在所有實相中,如果沒有人創造那個想法,讓那個樹存在,那麼,不僅那個葉子不會發出聲響,而且葉子和樹也不會存在,直到你決定認為有那顆樹為止。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愛莎莎尼小孩的出生和早年

問:我想知道你們的生殖過程的一些信息。你告訴過我們,你們也需要交配⋯然後懷孕,然後出生⋯

巴夏:再一次,你們可能會說,我們的生殖過程與你們的生殖過程幾乎完全相同,除了耗時最多的懷孕期。

問:你們的懷孕期是多長?

巴夏:七個月。

問:什麼時候意識(或靈魂)入胎?

巴夏:與你們的情況一樣,正好在胎兒出生之前。

問:父母與入胎的意識存有之間的協議是在進入物質世界之前達成的嗎?

巴夏:是的。

問:剛出生小孩的平均體重是多少?

巴夏:用你們的說法,大約五到六磅。

問:所以,假如你…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愛莎莎尼人的身體輪廓

問:我聽過你對你自己的樣子,以及你的同類的描述⋯⋯

巴夏:是的。

問:⋯(雖然你說過)很多次,但我還不滿足。

巴夏:不滿足?

問:我的意思是我想知道更多。我想知道的是,你說你們的眼睛與我們所說的東方人有點類似⋯

巴夏:要大一些。

問:這就是我想知道的。他們更大一些嗎?換句話說,當看著你們的臉時,你們的眼睛會吸引大部分的注意力嗎?

巴夏:是的,但那也是因為能量的緣故。

問:謝謝你。

巴夏:還有,你會發現它們稍微有點上翹、略大一點。這樣一來,你們所稱的虹膜似乎有點發白。眼睛看…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愛滋病

問:你好。

巴夏:你——好——!

問:我的⋯⋯問題可能和上一個問題正好相連。

巴夏:好的!有什麼特別的方式可以將其應用在你的生活裡嗎?

問:或許吧。我的一個難題是⋯⋯嗯⋯⋯似乎對於我⋯⋯如果我完全活在當下⋯⋯

巴夏:嗯嗯。

問:如果我⋯⋯如果我不和我的當前狀況抗爭的話⋯⋯

巴夏:嗯嗯。

問:⋯⋯那會令人無法接受⋯⋯

巴夏:也許在這個概念上存在著一些混淆。「接受」此刻在你的生活中所發生的,並非意味著你得「偏好」它,這不是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如實接受所發生的,如實接受…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恐懼可能讓你與負面實體交互;選擇正面的振動

問:我的問題與我們所稱的實體(entity)有關。

巴夏:嗯。

問:舉例來說,負面實體可能取代(某人的)人格(,佔據他的身體)⋯

巴夏:你要知道,一個人感到的任何恐懼,可能決定了這樣的振動:吸引他到能夠與(你們所稱的)負面實體進行交互的宇宙中。因為恐懼創造了負面實體。

這裡的重點是,你只需認識到,負面的交互與你定義你自己成為的人無關(譯註:可以把「你定義你自己成為的人」理解成「你的信念」),然後你就不會成為那種振動,你也不會成為那種宇宙(譯註:可以把這句話理解成「你也不會進入那種宇…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快樂生活

問:我很想知道你在哪些方面經改變了,在最近一年裡你在幹什麼?

巴夏:非常感謝。在第一天,我⋯(觀眾笑)⋯哦,不需要詳細清單嗎?(更多笑聲)好吧,一般來說,總是讓我最興奮的事情之一,就是與各種文明交流,和他們做著與現在我們正與你們做的同類的事情(指溝通/交流)。用你們的話來說,我一直在幹這個事。

問:哦。

巴夏:此外,我有一個發生在一個特定星球/特定文明上的準備活動。在這個星球上有一個慶祝那個文明與許多其他文明聚會的慶典,你可以稱之為聯盟(Association)創建的週年紀念。這是一…

繼續閱讀
0 views

巴夏:心靈感應與文字

問:在亞特蘭蒂斯和雷穆里亞(Atlantis and Lemuria),他們有書面語言嗎?

巴夏:有。但是雷穆里亞沒有,直到其晚期才有。在早期的時候,沒有⋯⋯所有人都是心靈感應的,不需要文字,除非是為了藝術創作。即便那也不是真正的語言,而只是象形符號,當這些像形符號被觀看的時候,會在觀看它們的個體的心智中灌輸,由創作該像形符號的個體所灌輸的「全部」信息,它就像一副全息圖,幫助記憶的裝置,在那個意義上而言。語言在後來的亞特蘭蒂斯人時期得到更高度的發展,以你們如今理解為書面語言的形式。

繼續閱讀
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