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巴夏:亞特蘭蒂斯的歷史

問:我對亞特蘭蒂斯非常著迷。我確信我們當中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來自亞特蘭蒂斯。萬聖節是⋯ 巴夏:那是亞特蘭蒂斯毀滅前一天的紀念日。 問:那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比如說,那時的我們都做了什麼,那次毀滅中哪些人牽扯其中?誰在幫我們誰又在袖手旁觀?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當時在和其他種族聯繫,而且他們幫助過我們。 巴夏:是的,但是你同時也是在問一個跨越了成千上萬年歷史時期的問題。 問:只是一萬兩千年前,當我們確確實實的⋯你知道就是一萬兩千年前嘛,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亞特蘭蒂斯毀滅的時期),想弄清楚那時我...

閱讀更多

巴夏:不要限制「無限」

問:你好! 巴夏:你好! 問:我的問題是,「存在」來自哪裡? 巴夏:它自身,它並不來自任何地方,你的問題本身並不能對應你所問的概念,「存在」不來自何處,它只是存在著。 問:怎麼會?那不是虛無嗎? 巴夏:是的,但就算是無也是一種存在,無並不等同於我們觀點中的不存在,當你說無的時候,你實際上指的是不存在,是嗎? 問:不,我的意思是似乎在很久以前⋯ 巴夏:在「存在」之外,是沒有「很久以前」的,你或許會很迷惑。因為,是這樣的:時間存在於「存在」之中,而「存在」並不受時間支配,時間是一...

閱讀更多

巴夏:一切都是能量的顯化(關於恐懼症)

問:突然間好安靜啊! 巴夏:Naniya,好一點了嗎? 問:是的!好多了! 巴夏:好! 問:有幾個問題,是來自我們在線直播的觀眾 Ustream.com 巴夏:好! 問:好,第一個問題是:允許和恐懼,如何才能共同協作? 巴夏:我再說一遍,你們要「允許」「恐懼」當一名信差,讓它告訴你它想告訴你的信息,允許它告訴你,你有個負面信念,就像我之前說的,你不能對「恐懼」有所恐懼,你要認清恐懼,允許它做它的工作(註:允許它的存在、允許它之所是) 一旦它傳遞完它需要傳遞的信息,就是要把你...

閱讀更多

巴夏:一切事物出現都有動機

問:你剛才談到關於極性的融合。 巴夏:是的。 問:我感覺我已經在物質現實裡經歷過了,在那個⋯嗯⋯⋯ 巴夏:是的,是的,是的。 問:在我自己和另外一個人之間,具體表現出2個對立的極性,在物質現實環境裡,我們倆密切接觸了有些時候了。在那段時間裡,帶來很多緊張不安,但也有一個強烈的吸引,因為少了⋯⋯ 巴夏:好的 問:並且變的更加⋯⋯ 巴夏:是的 問:屬於一個積極健康和諧的局面。 巴夏:是的 問:但那個人已不再和我密切接觸了。打那以後,我夢見過那個人,而且一想起那個人,我就覺得...

閱讀更多

巴夏:「遺忘」和「憶起」的遊戲

很多時候你們所理解的,在你們的社會上正在發生的,成長進化的模式,我們認出很多這些模式,我們會說,是你們,使用你們的藝術才能,極力的自我展現的遊戲,你們稱之為,你們的傳媒事件。因此我們極其密切的觀察這些事件活動,來瞭解你們現在正在研究和探索的,各種各樣不同的,多樣性的不同概念理念,觀念想法。 因為在你們願意開始去真正允許你們自己,去在社會生活中,與這些概念想法和觀念全面實質接觸,關聯互動之前,你們會在你們的傳媒事件中接觸和探查這些概念想法,這些概念想法和觀念⋯⋯,而當我們觀察到,當某一特定...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