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巴夏:成長和靈魂的目的

問:晚上好。我的名字叫喬伊⋯⋯請讓我把磁帶弄好,開始錄音⋯⋯好了。晚上好,我的名字叫喬伊。 巴夏:你剛才已經說了一遍了。 問:我只是想把它錄下來。 巴夏:晚上好,喬伊。 問:感謝你的問候。我真的需要幫助,因為在我的生命中我花了大量時間,想方設法,給一些我最喜歡的人,找麻煩出難題,讓他們難堪。我感謝你,在這些所有可愛的人們面前,讓我難堪。 巴夏:謝謝你,但我並沒給你難堪啊。 問:哦。 巴夏:你自己選擇了尷尬難堪的感受。 問:哎,你又讓我難堪了。 巴夏:不對吧,這只有我。 ...

閱讀更多

巴夏:感恩

問: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我都想去做,有很多人我都想去結交,但我發現這些對我根本不可能 巴夏:你為什麼選擇相信「這些對你根本不可能」? 問:因為我想讓我父母高興 巴夏:想讓你父母高興嗎?好吧!那請幫個忙!告訴他們,你要為了你自己而活,你要過你自己的生活,因為很顯然,你不想為自己而活,你想為他們而活 問:你說的沒錯,是這樣的! 巴夏:是的!當你對父母說:「爸爸媽媽,我真的愛你們!並且我要去做讓我開心的事!」你難道不知道,你這麼說的時候,說的都是真心話?而且你也可以這麼地說出你的真心話!不...

閱讀更多

巴夏:愛莎莎尼,海豚,與星球同盟

問:你會把你和人類互動的體驗分享給你們文明的其他成員嗎? 巴夏:現在就在。 問:你們星球上有一個總統或是領導人嗎?我知道他/她和其他人一樣平等—但是你們有這樣的職位嗎? 巴夏:在星球同盟中有一些個體是你們會稱為組織者的,但並不是說需要計劃些什麼。他們只是向同盟內所有的互動敞開,在任何一個文明中,他們是一個象徵代表,代表了一直在進行著的互動。這只不過是不同的個體在不同的時刻可能會發現自己在做的事。並不是說他們是一個類似領導者的焦點。 問:你們星球上有讀物嗎? 巴夏:鮮少。有你們所謂...

閱讀更多

巴夏:愛是什麼?

問:我男朋友想讓我來問你,想讓你來給我闡述一下,愛是什麼? 巴夏:他不知道嗎? 問:不是,我認為他要求我來詢問你,是因為他覺得我可能會重視你的意見和看法,並且,我想,他是覺的我在這個愛的理解上有問題。 巴夏:的確如此! 我可以給那個人回覆這個問題了吧?(面對現場一片笑聲和議論,你們靜靜,我要回答了)首要的,愛,是「自我」熱愛。愛是知曉你們的自我,全然的瞭解你們的自我,懂得你們自我的每一個部分都是正確的,正當有效的,沒有任何是錯誤的。因此而清楚的認識到,你們創造了這宇宙,並且把屬於你...

閱讀更多

巴夏:意義的賦值和指派

問題:這個接下來的問題,是在聽了你和人們幾百小時的互動之後,浮現在我心裡的。你的互動,涉及了兩個主要的線索,貫穿在你呈現的哲學體系裡。我明白這兩個理念處在同一出發點,但對我來說它們依然看上去有點矛盾。 你表達的一個理念是,在我們生活中的所有情景局面和狀況,根本上是中性的,也即它們沒有「天然的內建意義」,而是你投放給它意義,而我們取得的影響和效果,是依賴於我們賦予和指派給它的某個意義。你分享的第二個理念是,所有每一件事物的出現和發生都是有動機意圖的,有緣由的,也即,宇宙中不存在「外來的產物...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