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巴夏:極性的體驗

問:我的問題和極性有關。 巴夏:極性。好的。 問:極性的創造。 巴夏:嗯。 問:今天我在思考這問題時,對我來說是有那麼點,嗯,用聖經的傳說,就好像一個載具,在這個小探索上⋯⋯ 巴夏:好的,大膽直說,任何類比都可以。 問:好的。那麼我想弄明白,是否某些人類意識,決定去顯現為,男性,女性⋯⋯ 巴夏:嗯。 問:⋯⋯那麼,從而才有了亞當,夏娃。 巴夏:在一定意義上,是這樣的。 問:那就是說,亞當就是夏娃,並且夏娃就是亞當,因為他們都來自於同一體⋯⋯ 巴夏:是的。每一邊都包含著...

閱讀更多

巴夏:業力,負面的存有

問:你好,Bashar。 巴夏:你好,大聲點,讓所有人都能聽到你說的。 問:你好! 巴夏:你好! 問:既然我們已經懂了從來沒有一個叫做“時間”的東西⋯ 巴夏:不不不,我們沒有那樣說過。有一種東西叫對時間的體驗。 問:讓我這麼說,(好的)沒有過去,也沒有將來(不見得)。於是乎,就我們所知所有時間同時存在於現在。 巴夏:糾正一下你的話,所有事物同時存在於—按照頻率來說,在你們所說的不同時間框架裡,但是所有的都是全息地存在於一刻,是的。 問:於是乎,我們可以在當下改變過去的一個版...

閱讀更多

巴夏:未來社會的管理

問:我的問題是關於我丈夫在積極參與的一個自發社區,它好像沒有管理機構。比如說,那裡沒有警察,如果你不交稅,不會有荷槍的警察來強迫執行。基本上,完全沒有像政府一樣的管理機構。 巴夏:某種意義上這正是我們文明的存在方式。我們社會並不存在一個執行管理的「政府」,而是有一個組織體制,他們所做的就只是確保信息流向需要它的地方。他們就只是做這些,它只是一個信息交換體,他們並不管理或統治任何事務。這(種方式)會奏效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對於「自治」的理解與人類完全不同。讓我們解釋一下我們對於真正的「個體自...

閱讀更多

巴夏:未來地球的政治

問:世界和美國在你的時代是怎樣的? 巴夏:你是說你們的星球? 問:對。 巴夏:在我們的當代—大約是你們的未來300年後。 問:嗯。 巴夏:你們所稱的美國,這個特定的概念,已經不存在了。 問:噢。 巴夏:它被認知為一個區域,許多時候仍然被指為一個區域,但是它並不是政治上的存在。 問:那個時候還有政治嗎? 巴夏:不是你們現在擁有的。沒有。你們星球,在我的當代時間段,是你們所稱的“星際聯邦”(The Association of Worlds)的一員,並且作為一個“單一”的全球...

閱讀更多

巴夏:有時候你認為錯的,它其實是對的!

問:你好,巴夏! 巴夏:你好! 問:這是我第三次和你對話,真是太棒了! 巴夏:好的! 問:我感覺自己現在非常同步 巴夏:很好! 問:我希望我有問題可問,但我先做一個陳述 巴夏:請隨意! 問:我知道我會來到這裡,但那時我都還沒買票呢,出於某種原因,在上星期,我不得不打911求救 巴夏:哇!太令人興奮了! 問:確實非常非常的令人興奮!最讓我興奮的,是在我到了急診室時發生的事,911把我送到醫院去了,我往下看,發現整個醫院的頂部就像一個金字塔形 巴夏:好的! 問:所以,我...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