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巴夏:自我

問:我想回到「守護天使」或者高層面「自我」上做片刻停留。 巴夏:好的,祝你玩的爽。(現場笑聲) 問:為什麼高層面的「自我」要下降,進入到低層面的小我,去獲取和吸收那高層面的「自我」早已知曉的「經驗教訓,體驗感受」呢?在這個問題上,我誤解了什麼嗎? 巴夏:哦,謝謝你。高層面的「自我」並沒下降,進入到某個低層面的小我裡。這個理念是這樣,「自我」產生一個想法念頭,於是這想法這念頭自發的決定,它願意,它希望被分成(各組成部分),分成能夠親身經歷和親身參與體驗的——這些念頭想法構成的組合成分,...

閱讀更多

巴夏:羅斯威爾事件

問:在1947年羅斯威爾墜毀的真的是一艘外星飛船?還是只是一顆人類的氣球? 巴夏:那是一艘外星飛船。 問:啊 巴夏:其他任何別的說法只是一些障眼法。 問:啊哈,那麼最近政府公佈的一些氣球碎片神馬的也是進一步的掩飾了? 巴夏:這是這個議程的持續動作,目的是為了保證外星人存在這個消息在受控的模式下融入你們的社會,這在運作這議程的那些人認為是恰當的。 問:好的,謝謝。那艘飛船來自什麼文明?什麼導致的墜毀?還有一些問題:我們現在的地球科技是否有一部分來自對這些飛船的反向工程?人類要想在...

閱讀更多

巴夏:絕對法則

問:關於你所說的那三個絕對法則,我有個問題。 巴夏:是四個,因為那「第四個」絕對法則——「變化是永恆持續的」——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絕對的法則。我明白你為什麼只記得前三個,你本意是說那前三個法則是永恆不變的。 問:是的,我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或者說引起我極大關注的地方,是從第一條轉入第二條的變遷⋯⋯ 巴夏:是嗎? 問:這看上去似乎是一個推延暴增的跳躍,在這一點上,你看,你是那「一」,那唯一的一體自我,分離成了有區別的其他每個人;你可以深信這概念,可另一方面,和你有關的那些外部事物,它...

閱讀更多

巴夏:納茲卡線條

問:我的下一個問題是關於納茲卡線,那些線條的目的是什麼?誰製造了它們? 巴夏:它們基本上是能量標記。它們是某些能量頻率的描繪,描繪維度旅行的不同門戶(portals,通道,入口)使用方式的波導。如果你測量它們,把它們當成波導來看,你會發現它們代表了不同維度入口的頻率,可以供進行維度旅行的不同飛船、不同個體來使用、校準。 它們是由本地居民建造的,但是是在高維度存有的心靈感應的指示下完成的。 問:謝謝。

閱讀更多

巴夏:穿透——夢境和清醒之間的面紗

問:最近在我的夢境領域裡,我已經探索和審視了有那麼一陣子了,而且因為想法上變得更加有意識自覺,幾乎就可以(將夢境)與我生活中清醒的那些部分融合到一起了。 巴夏:很好。那你是想要一個啟發性的意見,是嗎? 問:是啊,我就是這個意思。 巴夏:那好吧。那允許我來借這個機會,給你們中的每個你,帶來這樣一個啟發:你們當下是有意識自覺的,是清醒的嗎? 問:是啊。 巴夏:這裡,要讓我提醒你們注意,你們當下也正在做夢。 問:是的,這個我懂。 巴夏:那很好。那接下來,只需單純的去允許承認,接受這...

閱讀更多